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农工的下雨天  

2016-02-27 21:2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本文所说农工,不是孙中山三大政策的扶农工,那是工农群众的总称。本文说的农工,是一种职业农业工人。我从1963年到1975年,十多年间一直生活在农工中间。和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他们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军垦战士。我和他们也可称呼为战友。
    农工和农民比,都干农业活。工作时间差不多。报酬要多些。但农民相对要自由一些。和工人比工作时间要长些,没有八小时工作制,没有正常的星期天。工资也要少好多。朝邑农场的第一批农工,来自西安,大都是十六七岁孩子。算是知青吧。对当农工很不适应。不想干,户粮关系回不了城,回西安没饭吃。无奈之下编出些这样的顺口溜来:
           当个农工实可怜,  天天背着太阳转。
           太阳从东背到西,  还没挣到一元钱。
   还有:
           父母亲大人心放宽,儿在农场握铁锨。
          一 月二十九元钱。,不够孩儿抽纸烟。
   农工虽然在工作时间上,在工资收入上,一些福利上,比不上工人。但也有所长。一是粮食定量高,饭吃得饱些,而且吃的是自产面粉,不象城市要带30%杂粮。二是和农民一样雨天活很少。下雨天的活我只记得有剥花生种子,和砸化肥。
   剥花生。64年剥得最多,因为那年我连种了5700多亩花生。为了赶时间,葛站长和场里商量,给农工每人每天定量剥12斤外,多剥一斤,加一角钱。这样农工家属每天也可挣一元多钱。但后来整场批冯场长时,这就成了修正主义经营。
   砸化肥主要是男孩子的活。那时我们场用的化肥主要是硝酸铵。纸袋装,一袋80斤,都结成了块。砸碎了才能下地。下雨天就拿出来砸。开头我还有些耽心,我在学化学时,教科书上说,硝酸铵是不能用锒头砸的,砸时会爆炸。但我们把几千斤硝铵都砸碎了,也没有爆炸。
   雨天的活毕竟是不多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农工自由支配。农工中曾流传着一句话:中条山戴帽,农工睡觉。那年代,空气清新,在我们农场晴天可看到五六十里外的华山,也可看到黄河对岸的中条山。只要中条山的山头被云覆盖,就说明要下雨了,农工可以休息了。这休息可以打扑克,下棋,看小说,睡觉。我印象最深的是下军棋。
   我上小学初中时,学校有棋艺室。我在棋艺室学会了下军棋。下军棋要裁判。所以离校后很少下军棋。但刘子健在我们连当指导员时,每到雨天不干活时,就派人来叫我去连部下军棋。农工中王宴贤等人也是常客。记得那时军棋和原来不同的是增加了能起关键作用的侦察班。它的官不大,排长都要可吃掉它。但它可猜对方的棋子,猜对了对方的任何一子,哪怕是总司令都可取掉。这和海陆空战棋的侦察机不同,后者只能看一下人家的棋子再退回来,不能把对方棋子取掉的。
    到65年的四季度,农工的这个自由也没有了。雨天要安排政治学习。不但雨天要政治学习,而且白天上工,晚上还要安排政治学习。我虽有些厌烦,但作为排长,这就是我的职责,我还得去组织,检查,参加职工的政治学习。林陈事件后,政治学习才少了一些。职工的下雨天又有打牌下棋的时间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