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半个多世纪前我的学生登记表  

2015-07-11 14:2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进中学开始,就要填表,我们学生是比较单纯的人,没有大功,大错。组织上所关心的应该只是家庭成分,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这几栏。以这些来确定我们的政治背景。所以每一次填表都有这几项。经过多次填表之后,我发现我的这些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的政治面貌中不但有正有反,而且还有惊人的对称性。

    我们弟兄五人,除了大哥早年死于抗日战场,剩下四人两正两反。我二哥抗战初上黄埔军校,后在远征军抗日。胜利后又在抚恤处任职,属反革命被判刑。四哥解放初还好,当了教师,还被保送新化师范进修了一年。当了中心小学校长。后来在大鸣大放中,他这鸣放组长带头鸣放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成了右派。这是两个反的。我三哥建国后由工人,升会计,进大学,教书,再当会计。一直是国家干部。我高中毕业后,上西安公学,下乡,当农工最后也当了国家干部。我和三哥都历史清白,没受到过任何处分。这不是两正吗。

   我们家成分是下中农,也算是中农吧。而我的两个姐姐家一家是贫农,一家是地主。这不也是一正一反吗。不过我们三家是经常来往的。我跑动最多。建国前的1948和1949我们三家的生活相差不远。我大姐家是贫农,租种地主的地。但家里耕牛农具齐全,又有劳力生活还可以。缺点是他家的房子在河边,十年一遇的洪水都要淹了她们家。我四姐家是富农升地主。但是因供我姐夫上到大学,她们家除了地,家里只有三间土砖房。即一歇房,一灶房,一杂房。49年土匪进了她们那个屋场。控制了这个屋场所有的人,抢了三户人家,但没有动她们家,就是知道她家没值钱东西。

    但是建国后我大姐家生活明显的比四姐家好了。她们两家子女的处境也差远了。我四姐家的大女儿,和我年龄相仿。57年他伯父朱荷池介绍她在长沙当徒工,60年要减少城市人口,动员刚出师的她回农村,她只好闯新疆。因有技术混得还好,把她的弟妹们还有我二哥的女儿也移民新疆。我大姐家的孩子,在参军,招工,进工厂等方面都畅通无阻。不过在提干问题上,我二哥四哥的问题还是影响到了他们。

    我们家娶进门的嫂子,也有贫农中农和地主。我前面写的博文,说到我二嫂子的地方很少。在这里多说几句。她们家是地主。她爸张子机是周边四五十里的名医。我在老家经常听到这样的玩笑话,你的病张子机来都没救了。他看病挣了一份家业。生下四女,我嫂子是老三。因没有儿又娶了二房。这就有了小张六娘,大张六娘之称。在土改斗地主时,张子机是医生,没受太狠的斗,斗完了安排在新成立的区卫生所,干老本行。大陈六娘也经受住了,只有小张六娘较年青,没过上几年地主生活,也没有替张家留后,忍受不了斗。晚上起来投塘自尽了。好些人还以为她逃跑了,在水塘边见她鞋才知道是投水了。

   50年代我二哥被判刑,我二嫂带着孩子回娘家和她妈即大张六娘一块过。这时她家从石嘴上迁到了某某山的茅草屋,生活很苦。为联系我二哥的一些事,我去看过她几次。她在张家湾和老虎冲的地,还是租给别人种,收点租子渡日。直到合作化后,才不得不回张家湾来挣工分。59年我二哥刑满,而没有被释放。在劳改农场就业。一个月工资20多元。我二嫂子这时才去了洞庭湖中的劳改农场,与我二哥团聚/我这嫂子脾气不大好,性格太内向,别人觉得有点不通情理,但是我对她还是很敬佩的。

   我爸是独子,我没有姑姑,没有叔伯。我妈姐妹三个。我大姨妈家应当是地主吧。我知道我大姨父学历高,当过民国政府行政院的三等秘书。我见他时他是上海一家大纱厂的厂长。我妈嫁到了中农家。我小姨嫁在西阳大埠桥的一贫苦农民家。因传染病全家早逝,我去西阳上中学时她家己经没有人了。

     在那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有一句流行语。“亲不亲,阶级分”。不过我不以为然。我更看重亲情。尽管我的几个哥姐政治面貌差,属专政对象。我也受到了株连。但是他们在我小时候百般呵护我,给我温暖。建国后我没见他们做过坏事。我从来没有忘记他们。我工作后连星期天都没有。几十天休一天还要领导开恩,更没有请假探望远方亲人的机会。同时我经济上也不宽裕。但67年冬,我趁朝邑农场武斗的机会,还是去看望了他们。跑了娄底,桂阳,岳阳三地。那时交通社会很乱。上火车的短梯上都挂的人。去我二哥劳改农场时,几天没搭上船,是步行了60多里生路去的。见他们一面享受亲情确实很难得,当然我在经济上也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了他们一些。

   改革开放后,他们都平反了,我二哥还当选过娄底市人大代表。他们日子好过了,我这当兄弟的当然高兴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