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农村十年 (一)1948和1949  

2015-06-08 14:26:58|  分类: 我的少儿时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8年秋,因内战吃紧,我和爸妈不得不从南京,返回到老家南垅冲张家湾。我从市民又变成农村娃了。一路上虽有些兵荒马乱的感觉,但这个小山村还没有太受外界干扰。显得宁静,安祥

        从泉水坳到孙水河,南垅冲这自然村有七八里长。两边的半山坡上散布着大大小小三四十个屋场。我们居住的张家湾就是其中的一个。它的建筑式样,和韶山相似。前面有吃水的塘,后面有满山的古树,两边是菜地。远处是水田和山丘。这里住着七八户人家,三十多个人。不姓张,都姓周。这儿是我曾祖父泽池公的祖屋。

      我刚回到老家时还有好多的不习惯,这儿路太窄,坡太陡,说话别人听不懂。不过我妈的人缘很好。我很快就适应了这新的环境。那时我不满七岁,没学上,一天到晚几乎都是玩。张家湾的玩伴多,有十来个吧,这是我在南京时所没有的。他们中好多都比我年纪大,但班辈都小。家长授意都要叫我五叔啧,呈瑞比我小1岁多,还要叫我五阿公。我跟他们一块,玩捉迷藏,放羊,开锁,猫捉老鼠等游戏,一块在近处活动,没有太吵过架,玩得很开心。

     我回到老家以后,第一件我印象较深的事,是48年的过年。张家湾的七八户人家,虽然土改定成分,有中农贫家之分。但当时生活水平都差不多。应是温饱型的吧。就是免免强强一天有三顿干饭。有一两身补补缝缝的换洗衣服。但日子过得艰难。买油买盐。也得先卖了鸡蛋才有钱,因此平时我们是很少能吃到肉的。但到过年时就有肉吃了。平常很少做新衣服,但过年就有新衣新鞋了。

     大年三十吃年饭,家家都在把年饭拿到大厅屋来敬天地。能看到每一家年饭的菜里都有三牲(鸡,鱼,肉。),还有自己家做的豆腐,还有在街上买回来的南粉,木耳,黄花等平常基本上不吃的菜。过年要支油锅,油炸豆腐我那时是很爱吃的,同时还要炸些豆腐渣饼,这是我新年里最喜欢的零食。

    初四以后的十来天,我爸每晚都带着我去看灯,这比我后来看电影还要兴奋。我天天晚上都去,这灯一晚上耍四五个屋场。十来天时间,我跟着这场花灯,在南垅冲转了一圈,三四十个屋场都走到了。虽然在每一个屋场耍的都是窜灯,文体表演午狮,赞土地等几项。但耍灯的人是自发的,谁想耍想表演都可以上,不断有变化。午狮也不光是学狮子动作,还表演春牛耕地,四人抬宝等节目。我爸也带我也在看灯之余,如屋场主人在招待耍灯人喝酒的时候,到熟人家坐坐。

      再下来是49年清明节在周氏宗祠的祭祖,我是跟我爸还有张家湾的几个人一起去的。那时祭祖是只许男人参加。拜祭了祖宗之后,就是会餐。我记得菜是上来一碗吃一碗。扣肉,干笋南粉,木耳黄花瘦肉之类有十来碗吧。这是我记事后参加的至今为止,唯一的一次祭祖。50年后不信鬼神了。祠堂里保存的祖宗牌位家谱都被毁了。祠堂里祭祖所占用的房屋也归了思乐完小。思乐完小也不再是思乐周氏办的成达学堂,是政府办的公立完全小学了。听我四哥说,95年左右思乐周氏四修家谱完成时,又祭了一次祖,这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了,这时思乐周氏宗祠也没有了,在文革中被拆掉了。49年 清明节前,我爸带我去观音山的祖坟挂青,我第一次记住了我家祖坟的位置。

     49年的下半年,内战接近湖南。我们这个小山村也燥动不安了。在外面做生意打工的人回村了。传来了好多消息。张家湾的大厅屋一直是,前后屋场来人聚集说闲话的场所。我们小孩也能听到一些。有人说我被国军抓住了很害怕,人都说共产党的探子上衣是七个纽子。我的衣服正好是7个纽子。怕被当探子杀了。还好,他们问了问就把我放了。有人说曾某某的部队被解放军收编,曾当了师长。不知怎么没几天又想跑,被打死了。有的说白崇禧打仗如何厉害,也有的说性朱的又要当皇帝了。大概是当时朱总司令名声很大吧。至于当时人们的心情,有人说:不管他什么党,什么军。我们老百姓都是走到杉树山里就姓杉,走到从树山里就姓从,没什么害怕的。这想法得到大家的认同。

    我48年春和秋在南京念了两次三册书,第一次因病,第二次是逃难都没有念上一个月。回到老家后,49年春开始在老家念私塾加民国课本五册书, 到49年冬湖南己和平解放,我那时还是在念私塾,老师给我们教的还是老书,加原民国的课本六册书。我记得49年冬,有几个年龄比我大四五岁的同学,在大字本上写了打倒某某某的反标,被柳新初老师扯掉了,柳给这几个同学说,我也不希望他们来,但是你们这样做是要给我,给你们家里人捅大乱子的。我听了还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老师也会表里不一。

   49年下半年,国共两军对峙。地方治安成了真空。所以也是我老家一个土匪盛行的时期。南垅冲和四周的村子里出现了辣铲队。就是晚上进你屋把你家的人都制住以后,用烙铁,火钳,等烧红烙你,逼你交出值钱的东西。这些人是小团伙,只有一两条枪。不敢惹大地主,大地主有护院。他们有内线尽搞一些相对富裕的人家。我姐家那个屋场龙塘也遭到了抢劫,六家人动了三家。还好我姐家虽然后来划了富农复查又补划了地主,但土匪没有动她,知道她家没钱。康成六嫂倒了大霉,肚皮被烙,后又化脓好长时间才好,气得成天骂娘。直到人民政府成立,土匪才消声匿迹。后来再没有听说辣铲队的事,不知政府追查了没有。

      50年后,我们用上了新中国的课本,没有古文了,加了一门常识课,记得常识第一课的标题是民主。老师宣布现在民主了,不打手心了。同学们都很高兴,回顾我上了一年私塾,只挨了一下打手心,这是老师不在,有同学说老师走了都跑出来玩,老师回来见状,叫学生排着队,每人给了一下。其它时候,我该背的书能背,该默写的字能默。不记得还有什么原因挨板子。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