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梦,园梦。  

2014-08-21 15:39:08|  分类: 我的大跃进年代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多人年轻时都有自己的梦,有的人很幸运,通过自己的努力美梦成真,但大多数人再努力要园梦都不是那么顺利。有的人美梦早早就破灭,有的人却为自己的梦坚持几十年,甚至一生。

      我外祖父是清末秀才,有举人梦。但连考两次都未果。在返家途中的木船上,留下一诗。

                    两试长沙志未酬,   书囊辜负度春秋。

                    几将行李移江畔,    唯有乡关系念头。

                    满眼愁云添客恨,    一轮风浪送归舟。

                    未识文运开何日,    肯许重来快壮游。

 这首诗道出了他当时的心境,但他文运未开,科举制度就取消了。他不能园举人梦,只好当私塾先生谋生渡日了。

       我理书舅小时候就有大学梦。但他初中毕业时,我外祖父得了重病,他不得不掇学教书养家,后来他更换过许多工作。但一直没有进大学的机会。到退休闲下来又遇上文革。直到改革开放。70多岁的他考上北师大的函授。并坚持学习,完成了学业,取得毕业证书。终于园了他几乎是一辈子的大学梦。

    我们弟兄五个,除了大哥早年在河北沧州抗日阵亡外,也都有大学梦。 记得我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我四哥在我和他一同去青姐家的路上,对我语重心长的说,我们兄弟,都想上大学,因家里穷不能实现,现在解放了,我们都年龄大了,进大学门不容易了。你还小,是全家的希望,你要好好学习,为我们弟兄争气。还说只要你能考上,我和三哥就供你。

    我那时虽然还不大懂事,贪玩。但这些话还是记下了。我考初中时全县那时还只有三所初中,好多和学校相距五六十里,还有外县的学生都来参考了。一共1500多人。只收了22,23两个班,110人。我被录取了非常高兴,那时好象没有政审。只是体格检查完了以后,有一个老师询问了我的一些家庭和社会关系情况并作了登记。还要说明一下,我那次入学考试成绩并没有进前10名。因为第一学期,我们两班有10名学生根据入学成绩免了学费三元。其中没有我。

    考高中时我冒了一下险。长沙市第二中学在我们县只收5名学生,好多人都不敢报考,我把它填了第一志愿,我又被录取了。这次考试看来也没重视政审,那时我四哥已是右派了。长沙二中当时是省级重点中学,我考上了,进城了,好多同学都很羡慕,我自己也很高兴。不过那第一学期,一报到就是劳动,勤工俭学,后来又是大炼钢铁,修京广复线。一学期只断断续续的上了四十多天课。59年后才正常了些,除了课表安排每周劳动一天,下乡参加双抢十来天,和一些突击性的劳动,加一块一学期劳动就三十多天,还是有大部分时间在上课了。

   我在高中毕业时学习成绩还可以,全年级四个班第二名。高考时,我明知自己的社会关系复杂,还是志愿报得很高。但这次没有前两次那么幸运了。因我二哥,四哥的问题影响,我的政治分肯定很低,我被录西安公学。这学校的入学通知书上说它是抗大式的高等学校,实际我在那没学到多少有用的东西,以后就是去山区安家落户,辗转到农场,大学梦不能园,我辜负了哥哥们的期望,心里很痛苦。

   64年,我考上了北京水利水电学院,函授农田水利专业。这是在农场能用得上的专业。可是团场不大支持。一年一次的十天面授也不让我去。我坚持自学,到66年文革又中断了。我无可奈何。在和小李谈恋爱时,尽管当时读书无用论盛行,我还是对她说过将来有机会我一定要上大学。

    改革开放后,我终于完成了高师函授。但这文凭来得太晚了。评中教一级时都用不上。那是有毕业年限的硬杠子。幸好我文革中断的那一次大学肄业的肄业证书勉强用上了。后来评上中教高级还是没有用到它。不过我这一次函授是我三次大学经历中,最为完整的一次。

    我们弟兄的大学梦。只有我和老三算是勉勉强强的园了。我三哥因病在小学三年级时就弃学了,十六七岁去了四川,学了会计业务,在50年代支援大西北建设时入陕。他在十多年中,自学了小学到中学的课程,在他近30岁时放弃了待遇不错的工作。考上了陕西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分配到西安交大附中教语文。但他湖南湘乡口音太重,二年后他不得不弃教,重操旧业。这一来一往月工资少了二三十元。他有些后悔,不过他园了多年的大学梦,有得有失,心里上也平衡些了。

    我二哥79年平反时年近60。当了几天中学教师,还是市人大代表,黄埔同学会会员,也无暇去进修大学课程了。他完小毕业时,是思乐周氏家族要保送上中学的苗子,因我父亲坚决反对才作罢。他的语文水平尤其是古文水平,比我和老四都强很多。不逊色于我三哥。我四哥的右派平反后也教中学,还参加高师函授,因他接任了一个小学的校长,工作太忙,顾了工作没坚持下来。他后来很后悔,因为他评职称时吃了大亏。

   我也算是完成了学业,只是没有进过大学门,这辈子还是有些遗憾的。不过好在孩子们都比我强。一个个都考上了大学,还完成了研究生学历。担负着较为重要的工作,我想想他们也就心满意足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