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那年代我见到过的婚礼  

2014-07-08 14:4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天我在大荔宾馆,参加了我校王老师女儿的婚礼。场面的壮观,生动,浪漫。使我大开眼界。我退休十余年了,接触外界不多。一对普通人家的儿女结婚,婚礼能搞成这样,社会真的是进步了。我在为新人祝福的同时,也回忆起我这辈子,见到过的一些婚礼来。

                   一      我二哥的婚礼

      49年春,我二哥回家结婚,新娘子是花轿抬来的,婚礼在张家湾的堂屋里举行。我记得堂屋里挂了许多诗书对,这些对联他们婚后便取下,那时我小,对联大都记不得了。只记得我们家门楣上的横批,是宜室宜家,对门五婶子家门楣上的横批,是鼓琴鼓瑟。是我哥手书,我哥练过字帖,字写得很好。这次结婚,有拜堂仪式,摆了酒席。我和一些孩子们还去闹了新房,主要是去要旱茶吃。

      现在想来,我哥是黄埔十一期毕业,和日本人打过五六年的仗,虽说他那时已到了南京中央抚恤处,但还是少校军衔。他当时没有穿军装,在大城市工作了四五年,婚礼还是老式的。从结婚场面看不出他是军人,倒象是一个土秀才。

                 二      我小伙伴的婚礼

     50年春,我的小伙伴周光华结婚,我们小孩都去看新娘子,那时我八岁多。光华大我两三岁,个头比我高不了多少。新娘子付美娥也是花轿抬来的,看上去也是十二三岁吧。比光华个头要稍高一点。也抹了粉,打扮得很漂亮。我看着他们在大厅屋拜堂,感觉象小孩过家家一样。

    周光华是我的小玩伴。结婚后还是经常和我们玩。但很少见他堂客出来。她很少和我们说话。他们婚后一年左右,女方回娘家后就再没有见回来过。

                 三      我四哥的婚礼

     54年冬,我四哥结婚。这时党的号召,是要移风易俗,我哥是教师,更要带头。我嫂子过门没有坐花轿了。我记得送亲的一行人,带的嫁妆步行从对门山那条路过来的。仪式也没有拜天地之类。和我二哥结婚时的喜联比,也少了。只是在大厅屋门口两边柱贴了一付对联,我至今还记得。是:

             好,好,好。夫妻团结真正好。

             干,干,干。工人农民加油干。

    我四哥的婚宴我上了酒席,在大厅屋和地坪里摆了十来席吧。我看了客人的贺礼登记。大都是一万元,五千元。即现在的一元,五角。在当时的农村也不算少了。

                 四        周文祥的婚礼

       我在张家湾的大厅屋看到了四场婚礼,56年周文祥和刘菊阳的婚礼是最后一次。文祥是光华的叔伯哥。光华排行十二,文祥排行第九。周文祥当是南垅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社长。也是脱产干部的选拔对象。他的婚宴比我四哥又简单了许多。

      也是没有花轿,步行送亲。仪式和宴席比我四哥又简化了许多。我感觉农业合作化以后农村的婚宴寿宴少了,我当时的认识这是进步,去掉陋习,更加革命化了。现在想来是农民办不起了。这跟粮食的统购统销有关吧。还有就是原来宴席上的酒,都是农家自己酿的,54年后禁止了农民自家酿酒。

      这以后一段时期我都在上学,记忆中没有参加过婚礼。

                 五      我老师的婚礼

      58年我上高中进了长沙二中,60年秋,我转学西安交大附中。我们学校一个青年教师结婚。我哥是学校老师,我跟着去了,婚礼在学校的会议室举行。新郎新娘带了花。仪式的进程我记得有校长讲话,新人们讲话。还有一些老师的讲话。好象都是革命同志之间互相勉励的词句。高调而缺乏情趣。

     当然这时候结婚不可能办酒席,因为大家都凭那二三十斤粮的定量活着,没有多余的粮来办席待客。表示同喜,是发了喜糖。那几颗喜糖也难得,那时百货公司的高价糖要卖四五元一斤。相当于我半个月的伙食费。

                  六     我的婚礼

     我在文革中的68年结婚,当时朝邑农场的武斗刚过,场里处于一片无人管的状态。这时农工中结婚的人很多。他们中的多数是没有婚礼。即两人谈好,领个结婚证。行李往一块一搬。就结了婚。

     我还算好,虽然,因渭南两派武斗,断了交通。我们双方的长辈亲人不能来农场。但还是有个简单的婚礼。七一晚上我们俩举行了结婚仪式。全连在场的人几乎都来到我的新房了。包括一些对立派的。陈指导员给我们念了结婚证书。原来平民邮局的老周(贺客中年龄最大)给我们证婚。仪式过后有些小青年还闹了房,直到晚十二点之后才完全散去。

     结婚时,我们的同事同学给我们送了礼,我们也只有烟糖茶招待。烟糖都是凭结婚证配给的。那年代都是有婚无宴。原因就是粮是定量的。依我看,一个月的粮食定量,比两三个月的工资还重要。

     改革开放后,尤其是取消粮食和副食品的限制后。婚宴之风又盛行起来。我校年青教师结婚,同事的子女结婚,这些婚宴我大都参加了。都很一般,比起王老师女儿这样现代化的婚宴是大大的不如了。

     我的两个儿女结婚,也很简单。不过儿子结婚,请了他湖大的同学来主持结婚仪式。他主持的水平我很佩服。有电视台主持人的风范。比这次王老师女儿结婚仪式上,专业的主持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由此我想到改革开放后出来的大学生比我们老一代强了。老一代大学毕业生中由于政审,保送等原因,混进来的南郭先生太多。我见到不少。我校教师中就有,一有师大本科生毕业证的老师,在语,数,常识上,连文革前小学毕业生的水平都没有。

     跑题了,说到这吧。

       

  评论这张
 
阅读(76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