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恢复高考前后  

2014-08-02 22:1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这个农业连队的老排长,进了我们场子校,当了教师。学校的同事们也几乎都和我一样,都是从要领导一切的工人阶级队伍中走出来,进入了需要认真改造的臭知识分子行列。我和同事们也相处得很好。只是和校长相处得不大好。这校长原来是五连农工,是文革中保派头头。在工人阶级要领导一切的大形势下,被委任为工宣队的队长,进驻过农校。回场后就当了子校校长。我进校时,正是反“师道尊严”,教育学大寨学校。大寨学校提出的口号是要想红旗瓢万代,重在教育下一代。当时教育革命的风头正盛,而校长对教育革命的形势不只是跟得紧,还很积极地想冲到前面去。我们好多老师思想都保守,跟不上形势,我们和校长之间在工作上有些矛盾。

     校长要教高中数学的我,教物理的涂老师,教农机的胡老师,三人合编一套农机教材。其中包含有数学的机械制图部分,和部分物理学内容。尽管校长布置了任务,每次开会都督促,我们三人就是拖着不行动。其实这合编教材也不是难事,我们就是认为这是吸引眼球的花架子,对学生没好处。校长看光在大会上喊批评是不行了,就下教研组来找我们谈话。他说到物理学要讲摩擦,农机课也要讲摩擦,这摩擦力的大小与压力有关,与接触面积也有关,这不是重复了,编作一门课讲一次不就行了。我说物理是基础课,农机是专业课要求是不同的。再说摩擦力的大小,只和正压力,和物体表面的光滑程度有关。一般情况下与接触面积是无关的。他当时还不承认摩擦力和接触面积无关,我说你可以去查课本。

     还有就是学校为了要要突出政治,就要加强政治课教学,高中两年级政治课都要增加到每周八课时。这就要减少我的数学课时,先提出我的数学课,要从每周六课时减少到每周两课时。我坚决不同意。最后折中为每周四课时。但因为我的不听话,第二学期就让我下去了,教了一个小学班和一个初中班。高中数学课换上了杨老师,每周两节不用原来教本了,改教量肥堆,测产,生产队算账等内容的农用数学。我们农场附近的朝邑中学当时是陕西省教育革命的红旗学校,在恢复高考时,许多学生家长,骂他们误人子弟,我看我们学校比朝中还要走得远些。

     在这我也佩服教高中政治课的付老师有办法,他把学生带到农村,调查阶级敌人,人还在,心不死。调查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一去十来天,我们都跟着他去管学生。这十来天下来两个班,有一百十节课,都算是上政治课了,回校后给我们还课时。不然他一周两班十六课时,还每天有早自习的天天读,读毛著。够他忙的。

     77年恢复高考,要考验教师的教学水平了,我又被推到教高中两个年级数学(单班)的岗位上。校长也换了,校领导这时才领会到跟形势的错误。高考不考农用数学,跟形势耽搁的课太多。我没法也只好要求加课时去补了,幸亏新来的徐校长支持我。数学课从每周六节,加到十多节,我一周上二十多节课,晚自习还坚持下班辅导。那时我还年青,确实是在拼命。也没有去要加班费。原因是,感到劲有处使了。以前学校开会传达上级指示。要我们培养学生,不要是五分加绵羊型的,而是要头上长角,身上长剌的斗争型人材。我本人就不是斗争型的,给学生怎么教。那时没有高考,期中期末考试都是开卷考。可以看书,可以大家讨论,可以互相抄袭,结果成绩一个样。学生学起来没劲,都不好好学,我怎么去要求学生。自我感觉那时就是在混日子,虚度年华。碌碌无为。恢复高考的竞争机制,学生有奔头了,好好学了。他们中的一些人,天资聪颖,求知若渴。把我跟得很紧。当教师的还能无动于衷吗。还能象以前那样混日子吗。良心上了也过不去了。有学生的促进,有自己要一展才能的欲望,教学的劲头自然就大了。

     77年的高考,我校选派了几个学生去应试,因为时间匆促,我数学课都没教完高考复习大纲包括的内容,结果我校没有一人过初录线。为选这几个应试的学生,还有人提出质问。因为这几人都是地主子女。我解释说,现在高考要看分数了,你孩子学习我知道,差得太远。这些去参考的学生成绩好些,也希望不大。那时还是有政审的,但对家庭成分社会关系不大重视了,主要是审查本人表现。我团一农工考生,77年高考,成绩上了初录线,但她文革中去北京农垦部参加过军垦造反团,被政审掉了。她不死心,78年再考,政审终于放了她一马,她考上了陕西中医学院。

    78年,我参加了大荔县文革以后的第一次象棋比赛,得了冠军。县体委要我代表大荔县去参加渭南地区的象棋比赛。我爱象棋,和象棋高手切磋棋艺,是我参加工作以来,一直所向往的。但当时我正加班加点地给学生补课,要耽搁学生好几天课于心不忍,最后还是没去,由这还得罪了大荔体委的杨老师。

   那时大荔县,各个公社中学都有高中班,有三四十所高中,同一年级的学生也有五六千人。78年全县在高二毕业班搞数学竞赛,录前50名。我校毕业班30多人,我领了两人去参赛,王艳同学被录取。另一名同学下来对答案时也和王艳差不多。我去看试卷被婉言谢绝了。我农垦系统在大荔县有三所子校,四团子校有两个高二班也录了一个,二团子校没有学生被录取。这两个子校的高中数学教师,都是科班出身,在县上也是有点名气的。

    78年高考我校有三名同学被录取,这比例在当时和地方比和农垦系统各子校比都不算小了,而且录取学生的数学成绩都不错。再下来79年80年我校也高考成绩显著。由这我这半路出家的教师,在农场也有了点名气。被评为省农垦系统的先进工作者,和先进教师。这也许就是我一生中很有成就感的一段经历吧。

   80年,省农垦中学成立。各团子校的高中班集中到农垦中学。我的孩子也要读初中了。我为了管好自己的孩子,没有去垦中继续教高中课。而是还留在朝农子校继续教了六年课。连续地把我的两个孩子,从初一教到初三毕业。给两个孩子打下了比较扎实的数理化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