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批到平民的农工,51年后再相聚。  

2014-06-20 15:4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我们农建师三团八连(平民)的170多名职工,在西安大明宫遗址公园聚会,这是51年后我们的再相聚。

         63冬,我们第一批300多从西安来的青年人,走出了各自的家庭,在黄河滩上的平民相聚了。我们能相聚,这是有历史原因的。58年的大跃进,人民公社,给我国的国民经济造成了相当大的困难,始作俑者退居了二线。继任者不得不在农村解散了大食堂,把吃饭锅变小。在城镇对企事业单位采取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各单位都大精减,不招工,好些大中专毕业生也分配不下去。这样使城市里没有工作的人越来越多。但这八字方针是有效的。到63年国民经济从困难时期的低谷中慢慢走了出来,这时城市里己积攒了许多闲散的劳动力,需要安置。西安市也不例外。

       另一方面,毛和赫鲁晓夫分歧越来越大,国家关系恶化。用当时的话来说是苏修背信弃义。当时三门峡水电站,库区已移民完毕,电站还未完工。苏联却撤走了他们的专家。三门峡水电站不能完工,库区也不能按原计划蓄水。这使得大荔到潼关上百公里的三门峡库区大片耕地闲置。省上为了安置西安市的闲散劳力,充分利用库区这些土地。以渭河,洛河为界,办了华荫,沙宛,朝邑三个农场,总耕地约90万亩。

       平民在朝邑东面的黄河滩上。离朝邑场部十多里路。解放初曾经是一个县城。我们去时,移民己迁走,房屋几乎都没有顶。平民城和它周围的一些村落,到处是断垣残壁,荒草萋萋。我们在这片瓦渣滩上,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扎了根,一边生产一边建设自己的家园。直到80年代末,国家批准移民返库,我们连的土地房屋又移交给了移民,这时一块块七八百亩的条田平整如镜。道路笔直宽阔,绿树成荫。营区有果园,农机场,苜蓿地,洋灰场,猪场,菜地,小学,商店。中央决策,农工们只有服从。他们或去政府介绍的转产单位,或自己找工作。或分到农场还剩下来的几个连队。

      我是63年冬到平民的,72年调二连。在平民前后有十来个年头。这十年间我们的番号有多次变化。开始是三门峡库区农场,朝邑分场平民作业站,后来改为农建十四师144团四连。再下来又改为兰字964部队八连。这期间我和农工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天背着太阳转,没有正常的八小时工作制和星期天。劳动磨练了我们的意志,锻炼了我们的身体。这期间我们也参加了多次政治运动。64年的整场,65年的大抓阶级斗争,干部下楼洗澡。66年的文革,67年的武斗,68年的清理阶级队,69年到70年的一打三反,71年的批陈整风,和接下来的批林批孔等等。这十来年我们真象毛所说的,是在斗天,斗地,斗人。其乐无穷我当时真感觉不到,斗天斗地感觉到苦。斗人感觉到怕,如今回头看还有些自豪。这特殊年代,特殊人群的经历,后来的人是难以想象的。

     63年我二十出头,农工大多在20岁以下。72年我离开平民,76年冬我从八连搬家,这些人人也都在青壮年。如今己大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还有好多人己离开了人世。如66年我们的鲁迅精神战斗队。主将只有四人。知行是动笔杆子的,主写。我是队长,兼写。还有孙伯锁,李春季两人是抬浆糊桶的,主贴。那时贴大字报,刷大幅标语,也是有风险的。弄不好要和对立派动武。这两人当时都是帅小伙,十八九岁。伯锁是我们排二班长,春季在机务排。我们四人配合得很好。这次聚会我很想能见到他们。但听说他们都不在人世了。还有我们排三班长原团造反司令老胡,青春烈火的韩傻子。文革武斗中因抢救伤员而致残的王大夫等等。当时都生活在我身边,现在都离我们而去了。

    当然我这一次也见到了好多还健在的老朋友。如原来二班的小不点张迎民,他叫我时我都不知道是谁了。还有我隔壁邻居刘根发,63年来场时不到十三岁,因家生活困难是虚报了三岁多才来场的。我们两邻家关系很好。我们离开八连时他还是普通工人。改革开放后他扶摇直上,当了场长。我到农垦中学后再没有见过他,他老伴去世前到是来垦中看过我们。他看起来不大显老。怪不得他再婚的老婆是我儿子的同班同学。还有老棋友方明亮要邀我网上下棋,等等,因篇幅有限不能一一叙述了。

     尽管我们都觉得聚会时间太短,一天的时间来不及和老朋友多叙叙旧。前年夏天我参加了一个班的学生聚会,一连就是三天。但我们老军垦战士的年龄不允许了。计算那些年在八连工作过的人数,这次聚会,人数只到了三分之一左右。这固然有些人是没法通知到,但大多数没有来的,是由于身体原因了。如原李指导员家现在我住处不远,我去通知他时他己卧病在床,要人照看了。他的搭挡刘连长到是参加了聚会,还发表了讲话。我记得他除了表扬农工们艰苦奋斗战天斗地的精神和成绩,还作了道歉,说过去作连上管理工作时,训斥工人,说过一些粗话,一些过头的话,请大家原谅。这当然没有人会去计较了。

     我们早八点在公园门口报到,中午会餐,其他时间大部分是互相聊天,自由活动。下午好多人还跳起了集体午。我一直在和老朋友交谈。到下午四点多钟,知行说除校长最近得了半身不遂。他我还有合心我们三人商量一同去看望。因我们回家的路还远,只好提前退出了。

     最后我们参加聚会的人,要感谢这次聚会的策划和组织者,康家斌等同志。他们为这次聚会,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感谢他们。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