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要求进步  

2014-12-25 15:54:58|  分类: 我的大跃进年代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求进步就是求上进,但在那刚刚逝去的那个年代里,却几乎成了一个专用词语,就是指要求加入组织。即加入少儿队,青年团,共产党。我小学到初中对这还还没有多大感觉,因为我经过很简单的申请和:”时刻准备着‘的宣誓“,就加入了少儿队。这红领巾一直戴到初中毕业。

    58年我 上高中后,我也到了可以入团的年龄了。我当然想入团,但又知道由于家庭问题,自己再努力也入不了团,不敢写入团申请书。看着身旁的同学一个一个的入团,又一个个的被军事院校要走。我心里有一种非常失落的感觉。

    到高中三年级时,班主任娄闻寒老师,找我谈话,问我为什么不写入团申请书。我说我不够条件,写了也批不准。娄老师狠狠地批评了我。说能不能批是团组织的问题,你写不写入团申请书是态度问题。不要求进步你还想考上大学吗。我听了如梦初醒,写了我的第一份入团申请书。在上西安公学时又写了第二份入团申请书。都没有被批准,这也在意料之中,我们弟兄姐妹当时是六人,大姐家是贫农,四姐家是地主,二哥是历史反革命,四哥是右派,三哥是干部。三人历史清白,三人有政治问题。加入组织,这是过不去的坎。尽管那时说党的阶级路线是:有成份论,但不是唯成份论,重在政治表现,但事实是我还没有看到我周围有问题家庭子女加入组织的。

    到朝邑农场后我当了干部,虽然我知道不加入组织就永远不能升迁,但也是无可奈何。幸好64年我考上了北京水利水电学院函授,总算是有了一个努力的方向。心里踏实了许多。 但到文革所有学校都停课,我的函授也上不成了。就只好混天天了。

   到70年代初,经过破四旧,斗当权派,大联合,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等运动。我们革命群众又敲锣打鼓的游行庆祝毛发表的又一最新指示:一个人有动脉静脉,还要。。。这就是吐故纳新。。。。一个无产阶级的政党也要吐故纳新,才能朝气蓬勃。这条语录一出,纳新又成了好多人心中的希望。入党可以做官啊。好啊。农工一天干到晚,不干就是旷工,我这排长就好一些,虽然也要跟农工下地,但没有人记工,偷下懒不会被扣工资,当连级干部,就可不下地了。虽都有工作要做,但不用晒太阳了。

    为了这入党当官,我周围好多人都向纳新对象奋斗。奋斗的手段也多种多样。有走上层路线,巴结领导的。有整别人黑材料,打击别人抬高自己的,还有些想方设法,多做好人好事的,比如下班后打扫环境卫生,扫厕所之类。在吐故纳新的指示下,一些人入党了,提干了,当领导了,那时还有政策,提出要重点培养女干部,女孩纳新的比例比男孩多。一些入党要求受到挫折的人,就说这些女孩作风有问题,是裤腰带党员。我知道自己的份量,当时并不眼红,那是他们的本事,我谨小慎微的当好我的老排长,不出事就万福了。

   改革开放后,我己调到了场子校,教学工作得到了领导,师生们的肯定。几乎年年被评为先进教师。85年又被评为大荔县的先进教师。要出席大荔县召开的第一届教师节的表彰会。这时我校的校长书记同时找我谈话,动员我写入党申请书。我写了。但是在党支委会上没能通过。五个支委三人反对,二人同意。反对的理由是到我老家的外调信函没有反馈。这理由看起来冠冕堂皇,实际上是这些支委们的嫉妒。不能什么好事都叫我占上了。我平常不声不响,对他们也从不巴结,尽管平常说话也客客气气,手中的一票能投给我吗。这外调函后来也一直没有回音。相反我校后勤上一个女同志到在这次支委会上通过了。她有后门要调去骊山床单厂,想当保密员但这个职务一定要是党员。她喂了一群鸡。反到要处理,就拿来给支委们送礼了。尽管这女同志在学校表现不怎么样,群众不认可。他们还是给她投票了。这事后来场党委还来人,把学校领导训斥了。

    86年我调农垦中学,这份入党申请书也在档案里转了。我到垦中后不久,党支部就有人找我谈话,要我再写一份申请书。我本来思想上所重视的是工作,是教学生,对这事没多在意。经过那一次被人暗算,对这事就更不积极了。当时答应了,却总是没时间写。一直没有写第二份。后来严副校长和王校长都找我谈话,要我再写一份入党申请书并找两个介绍人。我说我年过50了,要求进步的年青人很多,他们朝气蓬勃,发展他们比我有用得多。

    我的前半生,工作和群众关系还是好的。只是由于家庭问题在政治上饱受歧视,不能入党,后来又和入党擦肩而过。这也是机缘不到吧。不过我感觉自己的工作还作得不错,我得到的学校的,朝邑农场的,大荔县的,陕西省农垦系统的,先进个人,先进教师的许多奖状就可证明。我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为党为国家为人民所作的贡献,是不亚于某些党员的。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