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50年代,我们村的扫盲夜校  

2013-10-08 20:15:45|  分类: 我的少儿时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9年左右,有一首流行歌曲,叫十唱共产党。从十个方面宣讲党为人民群众做下的好事。其中第二唱是这样的。

                 二唱共产党,村村扫文盲。

                 读书读报柳荫旁,水笔别胸膛。

                 读书读报柳荫旁,水笔别胸膛。

       后两句稍有夸张,大跃进年代,农民白天从早干到黑,晚上还要夜战马超。没那么悠闲自在。水笔也叫自来水笔,就是钢笔,当时价较贵,最便宜的也一元多钱一枝。我们老家一般农民是没有的,我也是上初中二年级时,才用上。不过这村村扫文盲,却是不争的事实。我这个中学生,也曾经被卷入这扫盲的队伍之中。

     刚解放不久,我们村子里就办起了扫盲夜校。教师由我们村初小两老师兼任。学生有二三十个,大都在三四十岁。女学员占了大多数。张家湾我信忠四嫂也在内。地点就是我们白天上课的教室。夜校除了教识字,也教歌。我们小学生看大人们上课,觉得好奇,晚上也去学校玩。这些叔叔婶婶们还笑话我们。我们不服气,就和他们比歌。一家一首的唱。什么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民兵歌,谁养活谁,土地改革到了每个村,嘿啦啦啦啦等等。比过四五首歌后,这些夜校学员没有歌了,又唱唱过的歌。我们小孩不愿意了,喊叫起来,还是老师来了,夸奖了我们几句,我们才离开。

   这个扫盲夜校没有持续多长时间,51年后,我们村的初小撤销,老师走了,夜校没人教,也就自动关闭了。直到56年我们村成立了初级农业合作社,农民入了社,要记帐算工分,要求扫盲的呼声又高了起来,村子里又办起了时断时续的农闲夜校,教师就是我们寒暑假回乡的中学生。那时初中很难考,我们村虽总有那十多个学生上完小,可是从解放开始,那些年我们村考上初中的总共才三个人。其中陈茂苏和谢凤阳都比我高两级,我们三人就是夜校老师,我比他俩都要小三四岁。夜校一开始是由他俩顶着。我只是替补。

      与解放初的扫盲夜校比,这时年轻的学员多了些,我们雨打队张三刚过门的媳妇也在其中。还有教的内容也不只是识字了。还教些简单的算术,常识。还有读报等。到57年高级社时,陈和谢都己初中毕业,有了他们应做的事。这时我们村的夜校老师就我一人顶着了。

   那时农村有文化的人少,我们几个初中生成了宝贝,除了教夜校,还要帮乡政府做宣传工作,也够忙的。不过我们能够为做这些工作,而得到大人们的赞赏,心里也感到欣慰。我记得上高中时,我一篇记述我在农村办夜校的作文得到了老师的赏识。给了4+分。这是我在长沙二中两年中,得到的作文最高分。这篇作文叙述了我在当夜校老师所吃的苦。夜校办在新屋里,离家虽然只有一里多路,但那时村子中间的大路只有二三尺宽,两边是水田。走不远中间还有月巴(两块水田间放水的缺口。),当时我买不起手电,摸黑走路不小心就会踩到月巴里,或路边的水田里。记得有有好多个漆黑的夜晚,是新屋里民贵三嫂等人给了我用干柴竹片做了简单的火把。我打着它才顺利回家。

   到58年大跃进,新屋里的社委会门口挂了四五块牌子,其中有一块是南垅高级社红专大学。这红专大学不知指什么。这儿没正规学校,全社也没有,硬要说有就只有我们这个间歇性的夜校,要这样,我这中学生,岂不成了大学教授了吗。不过我这“教授”也没当多长时间,不久我就考上了省城的重点高中,离开了南垅村,去了长沙市,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一切也就结束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