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那年代的社员和八字宪法  

2013-11-05 15:27:49|  分类: 我的大跃进年代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4年我国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制订了新中国的第一部宪法,当时老师讲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办法。我不大懂,过后没见有人提起,我对宪法这个词也渐渐地遗忘了。

      后来我又多次见到宪法这个词,不过前面出现了不同的定语,有如鞍钢宪法,马钢宪法。农业八字宪法等。前面两个宪法是关于工业方面的,好象还涉及路线斗争。不过我没有多少感受。因为我曾经是南垅高级社的社员,后来又做过农村工作。对那农业的八字宪法,体会颇深。

     58年冬我腿伤住院,刚回校一道政治试题,“农业的八字宪法是什么”?难住了我。当时我抬头看到教黑板上方贴着敢想,敢说,敢干六个大字。灵机一动答了破除迷信,解放思想。这八个字,这当然是错的。当时提的农业八字宪法是:水,肥,土,种,密,保,工,管八个字。后来又修正为土,肥,水,种,密,保,工,管。 这八个字中,社员们感受得最深的应该是水,肥,密三个字。

                      一       水

     那时候农村干部作报告,总离不了这两句话。有收无收在于水,收多收少在于肥。那时农村大修水利,建大水库。提出来的口号是要高山低头,河水让路。大跃进年代出的影片“上甘岭”插曲,就有‘唤醒了沉睡的高山,让那河流改变了渠道’两句词。那时讲人民公社的优越性就是“一大二公”。这个大确实很大,一个公社有现在的几个乡大。我们公社修白马水库,调动的劳动力也很多。声势浩大。 我们村也去了好多壮劳力投入。不过这时我己经进城上高中了。

     67年我回老家,在娄底火车站,碰到一个要饭的。那可是四天九,硬要。你买两碗面就得给他一碗,不然就打你。听我四哥说此人叫谭八,是志愿军复员回家的,他就在白马水库工地当过大队长。不过经过抗美援朝,此人脑子己错乱了,摔死孩子打跑了老婆,吃不饱了就出来强要饭,文革中也没人管得了他。

     61年冬我在蒲城参加整社,见地边有许多深坑,象干涸的水井。社员们说这是58年挖的水窖,不过存不下多少水,没用过。那时为了这个水字,确实花大力气了。

                     二         肥

     干部们在大跃进中,为这个肥字,也是挖空了心思,我在农村时也参与了积肥,收多收少在于肥嘛。那年代化肥很少,我在老家时只见过硫酸亚(铵)。当时农家肥主要是人畜粪便,草木灰等。除此以外还有绿肥,用草,嫩树叶沤烂当肥。大跃进开始时是57年冬天,己不是沤肥的季节。但是干部们要社员下水田;削田坎,我老家是梯田,那田坎有一米多高。为了怕田坎崩坍,大跃进以前是没有见过谁家削田坎的。这活我参与了。干部们说用锄削下来的草皮可当绿肥。还能消灭过冬的虫子。我的伙伴们说这是给田坎搞三光。不过我们赤着脚泡在冰冷的膝盖深的泥水里,冻得麻木通红。出了水风一吹就裂小口子,这份苦城里人怕是受不了的。

    58年还创造出一种积肥方式,就是挖地皮土。那年代农村屋子里的地面不上水泥也不铺砖,都是土质的。房子盖好后地皮几十年都不变。不知谁出的馊主意,说老房子的地皮土可以作肥,这就引起了挖地皮土之风。几乎每户人家房子的地皮土都被挖,我家的几间住房灶房都被挖。尿桶角里挖得最深,挖下去有二尺多。当然人家只管挖走,要把房子的地皮填好,还得自己抽时间。

     良初八哥是挖地皮土的大师级人物,他能尝地皮土。一尝就知这地皮有无挖的价值。他领人来到张家湾大厅屋,在门槛前尝了一下,说这儿的地皮好,挖深点。他走后,周呈瑞说昨天筱妹子(一岁多小孩)还在这地方尿过,这皮地是咸的了。我们大家都乐了。

     担菜园土上田也是大跃进年代的发明。我老家种菜,菜地都离屋子不远,上的肥较多。把菜园土担到水田里也是肥。我家的几个瓜蔸菜地的土地也被挖走。当然没有一家例外。

    我老家种水田,水塘很多,可存水灌溉,也可养鱼,我家是下中农,也有两个小水塘,还有屋面前塘五分之二的股份。把水塘水放干,挖出来的塘泥也是肥,我那时十五六岁,是我们农业社青年突击队的队员。我也随队担过我们村好多塘的塘泥。冒着严寒把塘泥从塘底担上来,倒到水塘旁边的田里。担子重,路又滑,我还有点吃不消。那时是发筹码计工分,担一次发一根筹。我争的工分,比硬劳力要少好些。

    还有一种肥就是拆老墙土。我在村子里时还没开展拆墙。我去长沙上学后就有行动了。张家湾七八户人家公共的厅屋被拆了一半,整齐的大厅,被拆得破破烂烂,正对大门的神台被拆了,各家的祖宗牌位,赵公元帅等神相,也只好各自拿回家去收藏了。

                     三          密

    八字宪法的密,干部队们是抓得很紧的。我走南闯北去过好多地方都是这样。61年冬,我参加了蒲城县的整社。其中有一项工作就是甄别。被甄别的干部社员,都是在大跃进中犯了右倾保守错误的。其中好多人就犯在这个密字上。小李说她老家好些老人对这个密通不过,还有些老大爷指着干部骂。她们那个村都姓李,村干部们都是晚辈,没开他们的斗争会,比我老家算客气的了。结果因太密造成了大幅度减产。

     我老家水稻插秧,传统插法,株行距在七八寸左右。上边的政策要密要密,好多田改成了四六寸,这还尚可。试验田采用了三三寸。这三三寸脚踩进去都困难了。我们队上的试验田就在张家湾屋门口,不过这丘田不大。十二叔等一些老农也有闲话,受到了警告。事实证明这些老人的话是对的。所以后来再讲这个密字时,就有了解释,要合理密植。

    在垦中和我同一个教研组的王老师,他原来是大荔农校的老师。他参与过58年大荔农场的放卫星。这卫星田。六分地,深翻了两米多。还保持土壤层次基本不变。施足底肥,还杀了一口猪熬成汤上地当肥。在地里铺上打好小方格的麻纸,一格一粒麦种地播下去。开头看出苗和长势都不错。只是苗太密了后来都长成了草,颗粒无收。

                     四          其它

  我63年冬刚到平民作业站时,看到城外有许多大土堆。我以为是坟堆,晚上路过还有些胆怯,后来听卖茶的老王说,那是大跃进时刨下来的地皮土。我弄清楚了,坟堆没这么大。这是因为土地盐碱,把地皮刮起来要减轻土壤的盐碱度,这是八字宪法中的土字,土壤改良。不过这办法也不顶用,我们去时还是盐碱。这些土堆,还给机耕也带来不便,在64年66年,两次洪水后才把这些土堆淤平。

   八字宪法的种,当时农村抓的是选种。选颗粒饱满的种子。实际上培育良种才是增产的重要途径。如西农大的教授赵洪璋;培育的碧蚂一号小麦,在60年代初大面积地提高了小麦单产。还有我67年回家看到水稻品种的矮化。对水稻的增产起了不小的作用。不过这些都是科研成果,是科研人员付出了无数心血的结晶。不是简单地鼓蛮劲,白天黑夜的胡折腾能得到的。听说我连从西农大毕业的老杜说,碧蚂一号就是赵教授在瑞典参观时,从人家的麦田,偷拿了两个麦穗揉在手心,装口袋里带回来,和当地小麦品种杂交精心培育出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