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女儿童年琐事续(二)  

2013-07-01 13:4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骄傲的小公鸡

     小孩有模仿性,我女儿还比较强。77年我们学校请来了一个杂技班子,在操场作了表演,她看了后也练习起下腰倒立,学得还象个样。只是以后再没有杂技班子来校,不久她就渐渐地忘记了。

      她上学识字后,我每次我去县城都要给她买一两本连环画。她很喜欢,看得着迷。

      一次她们的班主任徐老师,来我们家家访,交给了小李一叠折起来的白纸,我打开一看是小女子编的连环画,“骄傲的小公鸡”。有十来页。画得很粗糙,字也写得歪歪扭扭。不过故事情节编得还象那么回事。描述这小公鸡怎么因骄傲而离群,跑到了一个小山上,怎么吃苦头到回群。真可当童话看。可是当时她的作文却常常跑题,以至影响到她的语文,得不了高分。

       不过我当时还是看好女子的写作,觉得她善于吸取别人所长,又有独创能力。以后我给她订过一个时期的儿童文学。果然后来她是我们家文章写得最好的。高一时她的作文就经常被老师拿来给高三,补习班的学生作范文讲了。

                二       音乐

      那年代的娱乐活动很少,除了毛著,也几乎无书可读。作为消遣,我闲下来吹吹口琴,拉拉二胡。可是我没有认真和别人学过,演奏水平也就是刚能成调。小李和她爸除了河南戏,容不得其他音乐。我一动乐器他们就要喊叫,所以我婚后就很少动乐器了。

    到孩子们上学后,毛己去世,许多歌曲不再被禁。音乐老师给他们教了些老歌,他们也爱唱。我高兴了,就用二胡或口琴给他们伴奏。孩子们不嫌我水平低,反而很高兴。我给女子伴奏的歌曲,如洪湖水,浪打浪。霍元甲的片前曲。等还录过音。重放过。

    看到琴能弹奏歌曲,小女子也心痒。她不敢向我们开口要。就找了一块桐木板,做成了提琴的形状,用图钉固定了几根细铁丝作弦。当然这琴是只能作作样子,弹不成调的。我没有想到她会去作琴。也动过心想给孩子买把琴,但我那时思想保守,只惦记着高考。(当时同龄人中上大学的比例不到4%)。怕孩子学别的分了心,考不上大学,就没有买了。没想到到了他们的下一代,小学时就都进了专业学习班学琴技。我外孙女早早的就有了电子琴,小孙子也有古筝。还都考上了级别。一代比一代过得好啊。

            三        数学竞赛

     我上学的年代还不学拼音,所以到小学三年级她妈管娃要比我多一些。她的学习成绩也只是中上水平。期末平均90分上下。全班五十来个学生,排名在10名左右。她学语文写作文总是跑题,学数学总是粗心大意。有一次考数学老师批语,抄错题就扣了21分。从一到三年级,她没有评上过一次三好学生。我邻居武老师的女儿海滨,那时是班上前五名学生,经常三好。有一个星期天她们在一块玩,我出题捡查她们的数学。我发现我女儿的理解能力还可以,不管应用题的文字怎么变,她用加法还是用乘法分得清楚。而海滨就有些含糊。我觉得小女子还行,就没在她考试分数上计较了。

     到她上小学三年级时,己经恢复了高考。我是高三毕业班教师,还去渭南听了西安中学陈怀孝老师,关于全国数学竞赛命题及有关情况的报告。记得那次竞赛的命题组组长是华罗庚,成员的有十四个高中教师,八个大学教授。陈怀孝老师也参与了命题。这以后,省,地区,县都开展了数学竞赛。我校小学部也准备在我女子这一级学生中搞一次数学竞赛。听到这消息,我开始还是没太在意。后来看到我们学校的家长,全都行动起来了,也动了心,数学是我本行,我也管一管吧。我检查一下我女子,学的基本知识还娴熟。但数学竞赛是要考能力的,我给女子辅导时加了难度。如行程问题我给她讲了二次相遇类型的思考方法,她也一点就通。果然此次竞赛的压轴题就是这一类型的应用题。

     竞赛完了在小学部改卷,全团十个连队子校连滩上,近300名学生都参加了。我校的许多家长都看去了,我没有去看。中午放学,我邻家小学部的张老师回来说,数学竞赛的成绩出来了,孙老师家的杨硕91分,得了第一。她家的吴凡得了60多分,录不上。我问她我女子怎么样,她说得了70多分。我感觉有点不对。女子竞赛回来,我同她对了答案,答得不错呀。果然下午放学前,她班主任徐老师,到我家来了,说我女子数学竞赛得了99分,是这次竞赛的第一名。为她争了面子,为她们班争了光。

    为什么这结果和张老师说的不一样呢? 原来上午改卷,各班主任都想自己班有人能入选。都把他们最得意学生的卷子挑出来,让改卷老师先看。我女子平时成绩一般,没有被老师重视。所以上午没有改她的卷。张老师认为好学生的卷子都看过了,竞赛的名次应当就定了,扬硕肯定是第一了。张老师顾了她女子,没顾及到我女儿,觉得有点对不起老邻居,就说了个70多分。还说得好一点,这成绩也快进前六名了。下午全部卷子阅完了,我女子99分,得了全团第一,自然再不会有差错了,好多老师都没想到,这只丑小鸭会变成了白天鹅,但我相信我女子有这实力,心里只有高兴,并不惊奇。

    那次数学竞赛,小女子受到了很大的鼓午,以后她的学习成绩也上去了。老师也重视她了。从这以后到她初中毕业,每学期的三好学生评定,也都有她的份了。小学升初中时她得了这一级学生中的第二名。有好些学生还不服气,说周燕原来成绩比我差得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