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1958年的一次班会  

2013-01-16 11:39:11|  分类: 我的大跃进年代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上初中时,每周星期一的下午有一节课的班会时间。这节课通常都是班主任老师的独角戏。他到班上来,总结一周来班级情况,布置班上的工作,对同学们进行表扬和批评。具体的说些什么事,都忘记了。但58年的上学期,即我初中毕业前的一次班会,与往常不同,我还有些印象。

      那时反右刚过,教师中又开展拨白旗,插红旗。反白专等一些运动。走进老师的教研组。就会看到墙上醒目的标语。什么兴无灭资,什么大破大立,什么坚决反对白专等等。老师们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开会,我们的班主任也是运动员,自顾无瑕。班上的事就很少管了,班会课也大都成了自习课。我说的这次班会班主任老师就没有来参加,是由班长和几个班干部发起召开的。方式上也不是讲台上的独角戏,而是大家把课桌围成一圈,自由发言。讨论内容是关于我们班的勤工俭学积极分子问题。

      反右以后,学校开始了勤工俭学活动。听说这还是优良的革命传统,我们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如周恩来邓小平等在海外留学时,就曾勤工俭学过。我们同学在学校前面的山坡上,毁林开荒,开垦出来一片片的荒地,边种地,边读书。种地主要是利用文体活动和课余时间。忙了也要停课。学生要自带工具,我老远的从家里带了一把锄头,还丢了。县文教局为了为了推动各学校的勤工俭学活动,鼓励先进,决定暑假要召开一次勤工俭学积极公子大会。学校给了我们班一个出席这次大会的名额。交班团支部来评选。在班上同学都不知情时,团支部书记就上报了他自己。事后只出了一条告示:“勤工俭学积极分子周彭年的材料,哪位同学还有补充请交团支部。”

      我对这件事是没有太在意的。我在班上年龄较小,干不过别人,有十个指标也不可能有评上我。但这个指标又太诱人了,因为从反右开始,特别强调政治挂帅。对人材的要求是又红又专。这红是放在第一位的。这个县级的勤工俭学积极分子,就是红的招牌,政治荣誉。初中要毕业了,马上要升学或就业。这个光环戴在头上。升学就业就要顺利得多。我工作后除了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能参评的许多桂冠都得过。被评过夏收积极分子,团场的先进工作者;校,县,省农垦系统的先进教师,因为时机的不同,它们的诱惑力比起这个来,都要逊色。班上同学知道后,好多人不满意了,特别有对这个名额有竞争力的人,包括一些班干部。他们去找班主任,老师不知道情况,管不了。去找团支书名额己经上报。这不满情绪要发泄出来,所以还是班长出面,召开这次班会。

       从49年解放到57年,除了老师学生要协助政府做些宣传工作,学校的教学秩序还是比较正常的。可反右后就不能静下来上课了,这乱象不亚于文革。一直持续到困难时期。毛退居二线之后。反右时毛提出来识别香花毒草的六条标准,第一条就是有利于党的领导还是反对或削弱这种领导,到基层如果对党员干部提意见,就犯了这一条。好多人因此而被划右派。团是党的助手。储安平因他党天下成了大右派,我们学校也有学生说学校是团天下,虽然中学生中不抓右派,此同学也因其此而受斗争批判。不过,这话还是有些事实根据的,别看那一个班只有几个青年团员,那时团支部的权力确实是不小的。团支部书记一般人也是不敢惹的。

      我那时年龄小,思想还单纯。一直认为少儿队员是小孩中的优秀分子,我为能够入队而自豪,青年团员是青年中的优秀分子,共产党员是成人中的优秀分子。他们在人群中都是起模范带头作用的。没想到在荣誉利益面前,团支书会这样厚脸皮,带头偷,带头抢。这一次真是长见识了。

       这次班会还延长了一点时间。有半数同学发了言。我也说了几句。我虽然觉得这勤工俭学积极分子,和我关系不大。但对团支书这种作法是鄙视的。近乎无耻。但话还说得较客气,同学三年有交往,也怕其报复。其它同学发言内容也和我差不多,不过话说得有轻有重,有些同学还表现得很气愤。班长也在大会上发言,说他原来就不知道分给班上的这个评选名额。承认他这班长无能,是傀儡。但自始至终这团支书没有发言。只是虚心的作了记录。当然同学们都知道,这名额早都报县上去了,不能更改了。

      我虽然没有被评上这积极分子,但中考凭还是凭自己的成绩考上了省城的重点高中。这学校当时在我们县只招了十个同学。这很幸运,也许是城市的左来得晚一些。不过我上高中的第一学期,也是无休止的劳动。勤工俭学,大炼钢铁,炼水泥,修京广复线(铁路)。课时上时停,加起来还不到一学期的三分之一。连期中考也没有进行。回忆这些往事,觉得人这一辈子不要太过于算计,不要强求。还是顺应自然为好。50多年过去了,我想后来周彭年同学如果回忆到此事,为了这个积极分子,做了这件丢人的事,在同学们中失去了本来还很不错的形象,一定会后悔的。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