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布票  

2012-10-14 14:2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大跃进年代开始,我们国民进入了一个使用票证的年代。那年代离开票证就几乎无法生存。那些实行的票证除了我们大家知道的粮票外,还有油票,布票,棉花票,餐证,购物卷,购物本等等。其他不多说了。在这里我只想结合自己当时的实际情况,谈谈布票。

     衣食住行,衣是排在最前面的。没有粮吃要饿死,没有衣穿那就见不得人。冬天还要被冻死。我记事起,我的穿衣就是我妈管的。记得48年从南京回老家时我的衣着要比小伙伴们好一些。后来就差不多了。在我离家前,我虽穿着样式不大好,补了又补。但还是夏天有单,冬天有棉。穿衣和晚上睡觉还是比较温暖的。

    58年我离开老家,去长沙二中上学。自己的生活要靠自己照料了。当时在吃上,学生灶每天2角七分,不用操心。穿和睡觉的铺盖却一直困扰着我。先说铺盖。那时去长沙的从娄底到湘乡的120里路要步行。我没有背行李。我爸托人从船上捎来一床被子。到长沙我买了一张草席。以后到我参加工作年的五六年间。我上学去农村,都是一张席,一床被过冬。主要原因是没布票和棉花票。这床被子,是我四哥留在家里的,我上初中住校时就跟上我了。那时长沙二中的学生宿舍用的是铁床,冬夜冷得受不了,我两元钱买了个稻草褥子铺上。 

    60年我转学西安,我爸去世,被里子中间己开花了。老家我四哥给我寄了两丈布票,我换了个被里用了一丈四尺四寸。平常做个被里应当是一丈五尺,或一丈六尺,为了不浪费布票,是我三哥叫我量的。一缩水不够长了。只能凑合着用。西北地区的冬天比湖南要冷得多。冷得很了,晚上只能穿着衣服睡觉。

    63年5月我在扶凤农场参加工作,当时月工资是25元。黑市上有农民卖布票,一元多钱一尺。我买了七尺,用这布票买了一条床单,这是我第一次用上了床单。后来又买了一个不要棉花票的短绒网套铺床。冬天睡觉暖和了许多。一直到66年我们团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弄来了一批棉花,布。连上评议,给补助了一个不要布票的褥子(要收钱)。直到这时我才是被褥齐全了。

    那年代衣物的短缺对我也压力很大。我58年离家时,只有两身衣服换洗,还都是我哥不穿了的旧衣服。一两个学期下来袖子上裤子上都出现了窟窿,那时候人们的穿着都不行,我穿得差一点还没人笑话。到西安后天气比湖南冷,穿单裤过冬不行了,我花了八尺布票买了一条绒裤。我记得那时每人一年发一丈左右布票。幸好我四哥我四姐全力支持我。寄来了我爸去世后,留下的一些土布衣服,还有他们的一些旧衣服。凑合着过。我记得我那时过冬,绒裤里面是没有线裤套的。

   62年去宝鸡山里落户,是我这一生中最为艰苦的一年。58年离家后,几乎没有做过衣服,到那时衣服烂的窟窿没法补,也没布补。不敢扔,扔了就没得穿。只好用线把窟窿缝到一块,成一个个疙瘩。很难看。幸好公社给我补助了一丈五尺不要布票的粘胶布。五角多钱一尺吧。做了一身衣服。

    布票 那时候也叫布证,每人每年发一丈左右。这一丈布证,还做不了一个被里。买一件绒衣,或做一个布衫就花得差不多了。一般城市居民比我要好些,他们在实行票证前还有些家底,一家人大人小孩布票可集中使用。关中地区的农民那时最主要问题是挨饿,劳动日报酬低,没钱花。因为生产队种棉花,自留地也可种,穿着上除了政府发布票外。还可以弄点棉花织土布。在穿衣上最苦的是山区的农民。

    62年我去宝鸡山区落户。山区的光照不足,种不成棉花。但还是每人每年发那几尺布票,真是杯水车薪。好多人都是一件衣服,冬天套上棉花是棉袄,夏天取出棉花是单衣。十来岁的男孩女孩夏天都光屁股跑。共产党的会再多,但在山区生产队也很少有冬夜开会。原因是一般家庭每人只有一条单裤过冬。白天有太阳,干活发热,穿一条单裤还能过。晚上冷坐着开会就受不了了。只能一下工就坐热炕上。实在有紧急事出门那是要穿家人的裤子。赫鲁晓夫诬蔑我们。喝大锅青菜汤,三个人合穿一条裤子。这合穿一条裤子,在这也能沾上点边吧。我在那里,公社给我补助了一丈多粘胶布,对我来说是雪中送炭,但比当地农民,我感到受之有愧。是沾了未来干部的光了。

    63年我参加工作后,虽工资不高,但我父母亲均去世,没有负担。还是每年发布票,但穿的条件在逐渐改善。这一是买黑市布票,还有就是买土布衣服。那时买件土布衬衫是五六元钱,我就穿过好几个。那时粮棉油是国家一类物资,不准私下买卖的。这都是违法行为。但我没有其他办法,那一年一丈布票,半斤棉花票,实在不够我用。后来库区农场改农建师,农建师改兰字964部队,都发了成套军衣。虽然每年还是那一人一丈布票。有了工资,一家人在一起凑合着用,比那工作前好过多了。  

     改革开放后,工资在提升,不收布票的衣料,也多了便宜了。渐渐地衣食不缺了。到90年代布票也取消了,但从那个年代过来的我们,还心有余悸。我们结婚时只有一床被子,床单是6块枕巾缀的。90年代老李买布买棉花大做被子。除了孩子们拿走的外,现在我家里还有十多床。那年代补补缝缝,没有多出来一件换洗的衣服。现在好多衣服都是穿上几回就扔下了。如果再有那年代的日子,五年,十年不发布票我们家也不缺被子盖,不缺衣穿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