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一次当高考监考老师的经历  

2012-09-02 13:5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教师,监考是本行。会考和高考,我都到外校去监过。在大荔中学的一次会考,我和冯村中学的一名女老师分在一组。第一天我们发现有个女同学东张西望,考试不安分,我们制止了她。不想第二天考英语时我们又抽到了这个试场。坐在那个坐位上的学生老实了,而且还答得很快。我拿起准考证对相片,那女同学还很坦然地取下眼镜让我看另一名监考也过来了,确定是代考。我把这一情况,上报了主考当时大中的雷校长。雷叫人把代考者带出了考场,十多分钟后又把正主儿叫了回来继续考试。这样的处理与试场纪律相悖,我们两个监考商量还是认可了。

      大中是我县唯一的一所重点中学,师资力量雄厚,高考成绩突出。在数学协会活动时,我见他们的老师,尤其是年青教师宣读的论文,如对高考压轴题的分析,很有水平。因此许多学生家长都向往大中。一些有钱的家长为了让孩子进大中不惜重金。因此它收了好多高价生。但教育只是外因,它是要通过学生的内因才能起作用的。一些高价生和凭关系进校的学生基础太差,他们要拿到毕业证也不容易。有人代考就不奇怪了。

     高考试场设在县城,监考也大都是县城的教师。我记得93年去监考过一次。那年高考前,姚校长通知我们几个没带班的高三教师提前去大荔,准备监考。那时的高考时间是七月份的七,八,九号。六号上午我参加了考务工作者会议,会上宣读了考场纪律和注意事项。主考官大中的李校长作了重要讲话,这讲话很正常。后来说到要关心考生,不要老板着脸,使学生紧张。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下午姚参加一个小型会议回来,把我校几个参加监考老师叫一块,悄悄地说了五个字,让我大吃一惊,“监外不监内。”

      原来监外就是把省上来检查的人盯紧点,不要让他们发现我们的考生作弊。不监内就是对考生的监不要认真。我想这不行,出了问题谁负责。我还是按正常要求去做吧。

     第一天的考试还正常,我和大中的一个女老师分在一组。大中老师都是主监,考前都是她去抽调签决定试场。学校大门关得很紧,试场外有服务生,准备有毛巾凉水。应付学生中暑。不远处还有保卫人员站岗。我们俩分发试题,监考,装钉试卷,感觉正常。但是回到招待所,一交谈发现了许多的不正常。

     下午的外语考试,姚叫刘老师作了答案。送入了试场。还有我校某同学,被监考老师累累点名还不老实。大中一主任向我校领导交涉。姚答复:这是农管处管学校专干,即我们学校顶头上司的孩子,要照顾。这一照顾就更出格了,以至于后来这某同学,假借去教室前边洗脸,抢过别人的试卷就抄,尽管以前他们并不认识。

     第二天的数学考试,姚知道我脾气,没有来叫我答题。但还是有人想到了我。一是我的原校长,来招待所找过我,说如果我抽到他孩子的那个考场,一定要我帮忙。大家都想作弊,我也不好一口回绝,只是说看情况。结果庆幸没有抽到那个试场。二是和我一组监考老师。她想要我解后面的几个题。我装作不会解,没答应。由交谈我明白了,大中有四五十个考场。为什么每次我俩抽的都是十几考场,每考一门课的中途她都要出考场一二十分钟。原来她孩子在十五考场。

     我还发现每场考试开始时,试场纪律还好,但是检查试场的那群戴着副主考牌牌的人(包括姚)一经过,试场秩序就乱多了。我注意到了一个女考生。这群检查试场的人来以前,没有怎么动笔,但这些人一过去,她就写得很快了。我想有夹带,我走到她旁边她又不写了,我在她旁边站了有二三分钟,她一字没写,仔细检查她,必能有所获。但想到监外不监内,大气候是这样,算了。下来后姚来找我,告诉我这是某某中学校长的女儿,我在她旁边站得久了,她害怕。那校长要姚来通融一下。

      第二天的收卷也困难了,考试规则是考生听到下考铃声,就要停止答卷,起立出考场。但有些考生不走,趁乱还要左顾右盼,想抄一点。我喊叫不听,就走到一考生跟前说,你再不离开试场,我把你试卷作废了。那学生急了,怕我真把他试卷作废,出了试场还大喊:都是大荔县人,迟早要见面的。我只是吓唬他,当然没有把他试卷作废。不过我一瞪眼考生就都往出走了。后来这考生买了一条烟,拿到考场要给我,我不知他想什么,放在讲桌上,没有理睬。

      第三天的考场就更乱了。到考最后一门生物时,我们考场被包围了,服务生,保卫的,都来了。纸蛋像冰雹一样望考场里砸。开头我还管管,把扔来的纸蛋撕掉。后来太多了也就管不了了,这几十分钟也真难熬。

      后来听说大中在编考场时,把一些领导还有渭南地区要人和内部人士的子女,包括姚的女子,放在顶楼的33考场。楼道有副主考把守。答案分几步进入试场。(1)监考老师把试场那份空白试题交服务生,(2)由服务生送学校后面一偏僻的小屋,(3)这屋里面有一个答题班子答题,(4)再通过服务生交副主考带入试场。

      如今近二十年过去了,说说这次高考对当事人没有什么影响了。大荔县的高考试场历年来的考风,应当说基本上还是可以的。我的两个孩子都在八十年代末考上了一本。他们反映监考还是很严的。最差的一次叫我碰上了。后来有人把试场情况反映到省上,省上派人下来调查。作了处理。大中的李校长受了处分,第二年高考取消了大中的考场。不过我认为这处分很轻,没有深入。让许多人得逞了。

      我校也有一些人受益了。在本校预选。姚的女子预选仅考了280多分,离预选线410多分她差了100多分。是姚在县上要回来几个预选指标。给了领导和教工的孩子,她才得以进了高考试场,但通过作弊她高考分居然上了二本线,录取了什么院校,姚怕人揭发一直保密。我和一些老师都鄙视姚的这种行径,但我校也还有许多人羡慕他的本事。还有那抢过别人试卷就抄的某同学。他预选分数也是离线差很远的,他高考分也上了从二本下降二十分的内录线,被石河子农学院录取。毕业后进了省农垦局,成了公务员。但也有几个教工的孩子,因试卷雷同取消了录取资格。我想问题可能是时间紧,我校老师作的答案有错造成的。

     

    

  评论这张
 
阅读(4517)|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