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岳父李老爷子  

2012-06-14 14:56: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岳父是一个有个性的人,他是老贫农,又是工人阶级。在家里专制独裁,在外面却又朋友众多。他上学不多,但改革开放前他的工资一直相当或超过,我和小李工资的总和。他有些看不起我,但我们相处得还算不错。他去世快十年了,为了纪念他,写写他吧。

                         一     斗地主的积极分子也是保守分子 

      我岳丈的曾祖父家庭成分应划在地主之列。为女儿出嫁就卖了三十亩地。到他祖父因弟兄多分家。做生意又赔,家道就中落了,到他父亲就更穷了。我岳父不得不从小就出外打工,去过南京上海,经历了日伪时期,国民政府时期。在建国前夕为躲避战乱,回到了老家河南柘城。赶上了土改。

       土改时,凭我我岳父的贫农成分,阅历和果敢的作风,当了村子里的民兵队长。成了斗地主的积极分子。他们村叫李寨,村民绝大部分是从山东枣庄过来的李姓弟兄两个的后人,传到他也就是七八代。这些地主大都是他的本家。他的原则是地主是要斗的,但是只斗他们的财,不要他们的命,因为他的参予,他们村子里的地主比别的村也少死得少一些。甚至有一个上级准备要处死的地主,由于他的椐理力争,别人拗不过他那倔强的脾气,而活了下来。60年小李回了一次家,那户人家还偷偷来表示感谢呢。

                        二     算得上好儿子,好兄长,但不能算是好丈夫,好父亲。

     土改分地时他家弟兄们分了家。土改结束后,他差一点被提拔当区干部。终因他少文化,爱顶撞人而未果。和他要好的区长,得知陕西铜川矿来柘城招工的讯息。介绍他到铜川市建井公司参加了工作,每月有五六十元的工资。在那年代这工资不低了。我岳母领着四个女儿在家。守着十来亩地度日。他寄钱回家,都是寄给他兄弟叫全家花。结果这钱都是他的两个兄弟和老人花了。到我岳母手里的少之又少。我岳母不识字,不会写信。她母女们在家过着非常艰苦的日子。小李是大女儿,好多时候不得不休学在家照看妹妹。

     到57年小李上小学三年级,她三叔托她捎寄给她爸一封信,这信没封口。小李打开看了。信上说你寄来的三十元钱收到了,我们三家分了,请放心。小李看了感觉不对,给信里塞了一个纸条说:我们家是外人,没有见到钱。我岳父才下决心把她们母女的户口转到了铜川。

     到60年全国都在挨饿,小李她大妹子饿得说要有一碗稠包谷面糊涂喝多好。她10来岁的三妹子,饿得把苍耳籽发的芽当豆芽菜吃给吃死了。那时我岳父吃住在单位。他每月给家40元钱,其中还有10元是专门给老人零花的。这点钱只够把一家人五六口人的粮油定量买回来。因她们母女生活太苦,15岁的小李只读到初一就坚决退学打工。当小李拿到第一月那四十多元工资回家时,我岳母高兴的说,我的孩子挣钱了,我饿不死了。

                           三    脾气火爆,但文革没参与武斗。

      我岳父学过武术,性情倔强,50年代中期一次职工食堂吃大米饭。一份四两粮。他连吃了三份,再去买时炊事员不给了,因为那时大米在北方很少。我这个南方人都极少吃到大米。但我岳父说他没吃饱,吵闹中和炊事班长打睹,如果他还能再吃三碗,就不收他的饭票。结果他真吃完了,炊事员还是要他交饭票,拉着不让他走就打起来了。他把十来个炊事员打得七零八落。等领导赶来时,他还控告炊事班十来个人打他。

      文革中,铜川市分为219和212两大派。我岳父的工地在焦坪离铜川有七八十里路。他属219但没有参加过武斗,还把在铜川市红代会的二女儿(属212)从铜川市委赶回了家。说要再去就打断她的腿,他自己没有参加武斗,使女儿也避开了后来的武斗。这一点也算老爷子有先见之明。

                         四     我给了他不好的第一感

     68年的三月,我和小李准备结婚。我去铜川看望老人,见到了岳母和小李的三个妹妹。但在铜川一个多月也不见老岳父回家,只好和小李的大妹子秀莲一起到焦坪去找他。返回铜川时,不坐汽车了,我,我岳父,贾大夫,还有秀莲一同拉车回去。

     当时我岳父弄来了一付架子车下盘,用几根木棍做了一付拉车的架子。上面放了两块床板,还有一付没安装的床头。己经堆得很高了。我们四人三人坐在车上,除了秀莲三人轮流拉车。

      从焦坪到铜川有七八十里路,几乎都是下坡路,在盘山公路上下坡,老爷子拉着架子车不但不减速,而且腿也收缩悬空,到拐湾处时脚才着地,控制一下方向。这种拉法是我从来没见到过的。这要稍有差错效果不堪设想。我拉车时稍慢一点老爷子很不高兴,把贾大夫狠训。看来他对我的第一感就很不好,不过还没影响到我和小李的婚姻。

      老爷子 这干活不讲安全,也尝到了苦果,被电锯切去了一个手指。打猎时火药从枪杆后面喷出把他胳膊穿了一个洞差点要了命。他坚持着用枪上背带捆绑胳膊,跑了一二里山路到军工水泥厂,找着他弟用单位汽车送他到矿务局医院,才把他的命抢救回来。

                          四        爱管事的性格

      老爷子听党的话,坚信劳动最光荣。干活也非常卖力。他和小李有句名言:只有饿死的人,没有累死的人。他看不惯别人偷懒,而得罪了许多人。因这有两次工资都没评上。他也看不惯我的下棋,认为下棋是游手好闲。90年代初的一个春节期间,有三个募名而来的棋友,在他和小李的干扰下,棋没下完这几个人就骑摩托回去了。他是老人,我当时只好尽量克制。

      老爷子的小女婿,煤矿技校毕业后,分配到矿上当井下电工。因其对分配不满不报到,被除名。刚好小两口正处在结婚后不久的磨合期,有些小打小闹,老爷子强制要求小女子五妮离婚。我和二女婿当时是反对的,要尊重女儿的选择。但他说活都不想干的人,要他作什么。还是叫小李去办理。尽管男方不同意,有矿党委的支持,这婚还是离了。矿领导还大会表扬了五妮做得对。说那些不服从组织的人,是不会有好日子过的。但是这实际上给五妮也带来了苦果。

                        五     他晚年和我们的共同生活

       老爷子退休后大部发时间都是在我家度过的。他没有男孩,特别喜欢我儿子这个大外孙。我和他相处得还好,但也有些冲突。

       一是看电视,老爷子是每晚必看,但只喜欢看电视连续剧,武打的,战争的,清官断案的。可反复三四遍的看。最不喜欢体育节目。有一晚上10点多我关心中国男兰是否进入八强。打了招呼,拨了中央台的体育新闻,惹得老爷子燥了,气呼呼地走了。

      96年的除夕,我们一家人看春节联欢晚会。正看得高兴,突然出现了锁呐演奏。原来我老伴把录音机打开了。孩子们都喊做什么,关了。老爷子站起来,一声吼叫,不愿听,滚!我儿子也生气了说:滚就滚。走了。老爷子又把小李大妹子的孩子往门外推。我拉住了。他生这么大的气,我感突然,也很担心。怕出意外,毕竟70好几的人了。叫学医的女儿去照看。一家人连主带客不欢而散。

      老爷子在建国那前三十年,可算得上是一个坚定的无产阶级战士。对伟大领袖真是无限崇拜。说到那年代的工作效率低下,他不认为是吃大锅饭的问题。只是干部失职没管理好。到90年代后,老爷子的生活好了,而牢骚反而多了。他经常说毛主席打下来的江山,叫贪污分子坐了。这也代表一部分人的看法吧。一次又说到这,我没经意的顶了他一句。坐江山坐得好的人,是要叫人民有吃有穿,你忘了60年你三女子怎么死的吗。现在的贪污分子虽然可恶,但你现在不愁吃穿啊。老爷子急了,骂我是反革命,我走开了。他去给小李说。小李开玩笑地说,你去会报吧,抓走了老周,我可就没有男人了。他还是气得不行,多长时间没有理我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2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