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烟,酒,醉酒。  

2012-05-22 15:0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烟,酒是部分人群的一种嗜好。也是交际工具。自古就有烟酒不分家之说。我这70年来吸过烟,但没上过瘾,早戒掉了。酒很少喝,却喝醉过一次。

      解放前后,我十来岁,家里来了客人,我第一反应就是去拿水烟袋,给客人装烟。我也好奇吸过水烟袋,吸了一口烟水,又苦又辣,赶忙吐了再不敢吸了。那时候我爸爸会做米酒。家里的酒镡子里经常有酒。我妈和我也试着喝上一两口。我感冒了,我妈还用烧热的糖酒来驱寒。所以我小时候也能喝几口米酒。那年代,村子里经常有人家做酒席,如红白喜事,小孩洗三朝,满周岁,老人满五十,六十,七十等等都要摆酒席待客。我跟着大人上席,有时也喝一两杯。

    上中学了,记录在学生证里的中学生守则,规定中学生不准吸烟喝酒。烟我是不吸的,酒偶尔还沾上一点。那时己不准农民用自家粮食做酒了,村子里做酒席的人家越来越少。但还有偷偷做酒的人家。我记得55年我四哥结婚摆了一次酒席,有十来桌吧,那也是我在改革开放前的最后一次上席。以后因粮不够吃。要定量,到改革开放,我再也没看到有做酒席的人家了。

    58年我上了高中,以后又转学西安上公学去山区落户,条件艰苦我没沾过烟酒,好象把喝酒都忘记了。63年我参加工作后学会了吸烟。那时候为了工作,为了办事,为了结交。见面要先递烟。后来调团保卫部门的常彦荣说过,一根烟,一个朋友。我们男农工大部分都是烟民。农工中流传一句话,男人不吸烟,猪狗不如。不过那时我们农工吸的烟大都是一角多钱一盒的宝成牌,葛站长工资是农工的三倍多,吸的就是二角八分的海河烟了。附近农民那时还大都吸不上纸烟。70年代末的一个寒假,我去老归家下棋,那时农民家过年才开始买几盒纸烟待客,最低价八分钱一盒的羊群烟,就成了抢手货了,要定量供应。我带了一盒2角6分的黄金叶烟,老归就拿去招待紧要客人了。

   67年的11月22日,是我们农场文革临委会成立一周年纪念日。我场革命造成反司令部的许多人都在私下里庆祝。场部商店也进了一批好酒,我买了一并太白酒,一元七角多钱吧,当时一并西凤二元多钱,等级较低的茅台酒也就四元多钱一并。我叫来了陈指导员,还有我们鲁迅精神的知行,伯锁。知行买来了些饼干。我们四人一边喝酒,一边吃饼干。这也是这我十多年来第一次喝酒。我以前只在老家喝过米酒。我把50多度的太白酒当米酒了。喝时没注意,一并酒四个人没喝完,我喝了不到二两吧。喝完睡到床上就醉了。

     当时感觉,就是心烦,脑子发胀。睡在我旁边的知行,不知说了什么。我不想听,就给了他一拳,打得他鼻子流血,从床上爬起来套上衣服就跑。他到外边一喊叫,周排长喝醉了在全连传开了。男的女的好些人都来看热闹。我当时想喝水,他们从食堂给我扰了一瓢醋(解酒用)。我喝了一口,味不对把瓢对着他们摔出去了。我心里很烦他们又在门口不走。我气得用能抓到的东西砸他们,用拳头在墙上乱砸,折腾了很大一会才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酒醉后的事还大部分记得。知行的一串军衣钮扣,在我砸人的过程中丢失了。当时人人都想做套军衣,这钮扣是不大容易搞到的。这一晚我们连队食堂的煤被农民偷去不少。有人开玩笑怪是我闹的。

    以后在我结婚后十多年间,年年都去铜川岳丈家过年。我老岳父有一群喝酒的朋友,我是长女婿,少不得赔他们喝。但我有过喝醉的教训不敢多喝了,事先申明我不会喝。不过最终我酒量也长进了,一次喝一二两白酒也不醉了。大约是八五年我们回铜川过春节。我岳父要我和老李拿着老李她爷的神位牌子,去墓地把爷爷请回家来过年。半路上碰到她四叔(堂叔),叫到他家喝酒。我喝了三四杯。没敢多喝。老李高兴了,不管还要办事,放开喝,我劝不下。她两人把一并郎酒都喝完了。她醉了,在四叔家睡下了。我记不准墓地位置,只好回去告诉老爹,老爹气得暴跳如雷。但时间晚了也只好作罢。

   8 2 年己经改革开放了,老归满70岁,在村子里摆酒席庆祝,叫专人来通知我,我去了。这是我从1955年以来的第一次上酒席。不过和现在比这酒席的质量是差得多了。酒是散装酒,肉是肥肉为主。不过他们家当时己是尽力了。随着时间的延伸,渐渐地吃席的机会多了起来。我们学校的新教师结婚,老教师的子女结婚,老人去世都有酒席,吃喝也越来越铺张。在酒席上,我总是牢记喝醉过的教训,从不睹酒贪杯。

    改革开放后,健康杂志出版得多了, 烟酒有害健康引起了我的重视。80年代中期我就戒烟了,现在酒也只在逢年过节喝上两三杯。  洪教授在健康讲座中说得对,“要戒烟限酒。”我现在是基本上做到了。但好多人还是做不到,包括我身边的一些人。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