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今年清明家乡行  

2012-04-16 14:4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伴一去世,她的骨灰安葬就成了我心中最大的事。在陕西或泰安买墓地,要价太高,而且我和孩子们都是漂泊在外的人,怕以后纪念不方便。我很想把她葬回老家,将来和我都落叶归根。但有难度。因为我自家的坟山,合作化后姓了公,改革开放后又被生产队承包了。我三嫂子90年去世。骨灰就一直没能安葬。几个月来,我几经和在老家的嫂子,侄子们商议。有了他们的支持,我决定了回老家去葬。

       今年清明节前夕,我和我儿子广宇带着我老伴的骨灰盒,回到了老家娄底市南垅村张家湾。这八九年来家乡又大变样了。南垅村和大科村中间的几公里长的山岭,大部分被搬走了,盖成了高楼大厦。留下一小截,修建成了森林公园。我上小学的路,和路两边的水田小溪都填平了,变成了一条宽阔平坦的水泥路。看到这,不由我想起了那老三篇的愚公移山。想起了那要高山低头河水让路的大跃进年代,那时候搬不走的山,今天不要神仙下凡,不声不响的就搬走了,了不起。

      张家湾也变了,张家湾的土砖房几乎都被拆除了,七八户人家,都盖了二到三层漂亮的小洋楼,建筑面积小的也有二三百平方米吧。用胡传奎的话来说,是鸟枪换炮了。但走近一看,很多传统的生活习惯并没有变。他们还是喂着大群的鸡。这些鸡满屋子和屋子周围到处找食吃。他们使用的还是我离家时的那式样的家具,农具。只是多了一些电气设备。日子过得好了还是那么勤劳。六七十岁的老人妇女,还在下地干活。我从坟山下来,看到路边地里,周文祥媳妇刘菊阳在翻地种菜,一答话知道她身后的大片地都是她翻的。那干劲还真不亚于她和我们50年代在农业社挣工分那会。这不由我想起了60年代的一句歌词:

                你看那白发的婆婆呀哎,挺起那个腰板也像那十七八。
     相约从西安回来的两个侄子,也带着他们母亲即我三嫂子的骨灰盒回来了,他们比我们先一天到达`。我这个三嫂子比我大两三岁,是一个很要强的人,在人生的道路上受了挫折。加上我三哥因车祸去世,脑子受了一些剌激。每月去服装厂领工资,一伙青年工人开玩笑叫她龙书记,她话就多了,声调也高了。90年亚运会,为了表现中国人的形象美,半夜公安把她强行带走,那时她的孩子们还小,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才知道关在西安精神病院。她有糖尿病,她生活本来还能自理,不危及他人,能按时吃药,带走时她当天,还去买的南瓜和鱼,调养她的病,到了精神病院,她失去了自由,糖尿病得不到治疗,直到去世。

    我是去西安操办丧事时才知道这事,很气愤想上告,但好多人都劝我算了,包括服装厂工会来参与办丧事的人。是的。从那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公安是专政工具,老百姓哪告得赢,何况他们也是奉命行事。我把两个骨灰盒都惦了一下,我老伴的骨灰盒要重得多。我老伴的骨灰是我看着装的,分三截依次序全装上了,我嫂子早去世了二十来年,骨灰只装了一少部分。那年代骨灰的烧,装是家里人是看不到的。

     这一次是我们济清公房下子孙的一个较完整的聚会。济清公五个儿子,老大打日本没结婚就战死了,剩下四个,两个在陕,两个在湘。以男人来算,我们家第二代良字辈就我一人了,第三代厚字辈原有七人,七十年代走失一人,还有弟兄六个这一次都到齐了。在我大侄子钟渝的主持下大家齐心协力,疏通了和生产队的关系,买下了坟地,很顺利地对我嫂子,和我老伴的骨灰进行了安葬。我们回到湖南时是久雨初晴,办事那几天风和日丽,春光明媚。选择的坟地也很合我的心意。这一次办事真是占尽了天时,地理,人和。

     清明节我和后辈们一起去上了坟。49年我爸就带我到观音山祖坟上坟挂清,这一次来,我领了十来个晚辈,他们保护着我,还带着鞭炮,纸花等物品。在泽池公我祖父,我父母等人的坟前磕了头,鸣了炮,挂了纸花。

     张家湾是我曾祖父泽池公的祖屋,观音山是泽池公的坟山。但合作化后这山也姓了公,改革开放这山又分给了花瓦屋那个队。泽池公的后人要再往祖坟埋就不方便了。听说为埋人,泽池公后人的厚字辈都出动了,和花瓦屋生产队干过一次,差一点械斗。派出所出面反复调停才平息下来。后来张家湾人墓地选择到了荒园子。我58年离家时这里还没有坟,这一次我去时坟己经不少了。我离家时的好多张家湾人,现在都长眠在那里,也包括我四哥。我给老伴选择的坟地就靠着我四哥,中间留够了我的位置。

    我是58年就走出了张家湾的人。改革开放前没路费,最近一些年又在照顾老伴,很少回老家。但张家湾的老一辈人没有忘记我, 我们临别时答谢了生产队人酒席,感谢他们的支持。我的老同学,老伙伴都来了,坐在一席。我们无话不谈。他们劝我回家乡来定居。又说起了我小时候的笨样,回忆起和他们一起那砍柴挣工分的日子。说到我妈是个好人,有点知识会讲故事。由我妈又谈到了困难时期我父母亲之死。我父母亲去世时,我没能力回家。前队长呈贵,说起那吃树叶树皮,野草的日子,说我爸多宽的背,那么壮实,饿得肿多大,硬饿死了。时间己经过去半个世纪了,听起来还有些悲伤,比起我爹妈来我的晚年要好上千百倍了。嗯。都过去了,老想他做什么,珍惜今后的日子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