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砍柴。我孩童时代干得最多的活。  

2011-11-17 14:47:06|  分类: 我的少儿时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童年时代,花鼓戏刘海砍樵在我老家,那是家喻户晓的。那刘海身无分文,靠砍柴卖柴养母度日。其实这砍柴卖柴正是我们农家小孩常干的活。有句古话:清早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那时候的人过日子,是离不开柴的。48年我从南京回到老家后,跟着比我稍大一点的小伙伴们上山,就学砍柴。记得我第一次砍了一捆柴背回家,妈妈很高兴。说这捆柴能烧开一锅水了。

    以后我爸砍了一棵小杉树,给我做了一条小禾抢(刘海手里拿的道具就是禾抢)。我慢慢地学会了,砍柴,编缚子,捆柴,担柴。还学会了爬树砍树枝,到十来岁时,能抱得住的大松树,我都能爬上去。当然开始学着干时是辛苦的,灌木柴硬,粗一点的,几刀才能砍下来。没多久手掌就起血泡。那时我老家人过了元宵节,白天就都不穿鞋了。我们上山打柴也是光着脚,在柴草中,在砍过柴的茬面上走来走去,脚板上容易扎剌,山上的松毛虫等毒虫,经常在我身上弄出许多疙瘩,但我不久就习惯了。慢慢地手上长出了老茧,脚掌也磨出了硬皮。还在不知不觉中上了瘾,只要天晴,不上学。不用大人说,我都叫上小伙伴们去上山砍柴。

    砍了柴,家里有烧的,大人高兴。有了成绩。自己也高兴。更主要的是上了山我们就自由了,没大人管了。山林间空气好,绿树成荫,幽静肃穆,山林里有我们的零食。春天山头上万木复苏,百花齐放。有些植物的花瓣和嫩茎是可以吃的,如映山红的花瓣吃着是酸甜的。夏秋季节山上有许多可吃的野果。在山上我们还有较多的时间去玩。 我记得我最多一晌午砍过四担柴,一晌午只要砍一担柴,就可回家交差。其余时间在山上和伙伴们一起玩,玩石子,下对角棋,五子飞,和尚棋等。夏天砍柴累了,还经常跳到水塘里,冒着家人知道要挨打的风险。洗个冷水澡。

     但我们玩得最多的还是打叉。这是把三根禾抢的一端三点支撑起来,成一个叉。参加者每人砍一抱柴放在叉前。把镰刀在叉前扔出。从扔得最远的开始,依次;回过头来用镰刀打这支叉,谁把叉打倒,叉前的柴就归谁了。一次我们在和湖潭村交界处的荒山坡上砍柴,碰上湖潭村的一伙小孩也来打柴。并要和我们打叉。有十来个人吧,我镰刀扔得最远,回头来第一个打,把叉打倒了。这一下,我柴一收,一担柴够了。一上午都是玩了。

    有一年冬天我和伯玉,呈瑞在观音山砍柴,生了火烤红薯。一只小野兔可能是闻到了香味。来到了近前,我一石头打翻了它,伯玉上前用禾抡把它打死了。带回家走到厅屋里,刚巧有几个湖潭村担石灰路过的大人正在歇气。有一人用一角钱买下了这兔子。我们三人用这钱买了一个白猫牌的乒乓球,在学校课余时间打。可惜没多久就被我踩坏了。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力气也在增加。慢慢地我砍的柴家里做饭煮猪食己烧不完了。看着小伙伴们去上街卖柴,我也要跟了去。记得我第一次去娄底镇卖柴时,只有八九岁吧。和我同去的伯玉,光华比我大三岁左右。我们家离娄底八里路,我们三人天光亮就出发,过了杨家坳走到大科溪。路还没走一半。我感到肩膀痛得不行了。休息后我越走越不行,伯玉和光华只好给我帮忙。好不容易担到娄底,卖了5分钱,(那时是500元。)回到家肩膀红肿了,痛了十来天。妈妈很心疼。以后我不时的跟他们去卖柴,第二次自己就坚持着把柴担到了,卖的价也慢慢增加,从6分,8分,一角,一角五分。到1957年我一担柴就可卖到二角五,三角了。卖了柴给家里买盐,给自己买学习用品。嘴馋了花一分钱,二分钱,可买两粒糖或买点零食吃。

     合作化前,山林都是私人的。我们家在观音山,尖峰山,大九家塘坡上都有我们家的山林。那时山上松树稠密,柴也深。柴砍过去后要两三年才能长起来,因此自家山上的柴是不允许别人去砍的。一次我们在尖峰山上砍柴,伙伴们看坡那面柴好,过去砍。我也跟着去砍了。被花瓦屋里的周文谦抓住了。看在同学,我二哥,四哥面上。他对我还好,还让我继续砍,给足了面子。对我的同伴就不客气了。合作化后山林归公了,柴可以随便砍。但慢慢的山上林木稀了山上光秃了。我67年冬回到老家时,己无柴可砍,家家都要到一二十里外去担煤烧了。

     改革开放后,山林也承包到户。从80年代末到今,我每次回家都看到张家湾周围山头上的林木在长高变稠,我02年回家去观音山上坟时,山上的柴己没人去砍了,山上的小道己埋没在一人多深的柴草中了。山上的松木,也有煤矿在收购作建材了。现在娄底市的人不烧柴,烧煤气了。张家湾人也不烧柴,烧煤球了。 只是到今年我再回到张家湾,改革开放己几十年了,还是没见到我记忆中那样高高耸立的大松树。 长成一棵大松树大概要好几十年,上百年吧。那年代的口号要大破大立。其实有些东西破坏毁 掉容易,再培育起来难啊。    

   +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