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建国前后,我们农家人的年。  

2011-08-31 22:00:49|  分类: 我的大跃进年代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在国人的理念中,居传统节日之首。建国前后的农村人,对这个节日也是相当重视的。大约从旧历的腊月中旬开始,在外地做生意,打工,教书的人都陆续回家,打扫家庭卫生,杀猪打鱼,置办年贷。和外人借贷的帐目也要在年底前清理完毕。春节期间的这二三十天,就是家人团聚,走亲访友,痛痛快快的吃,轻轻松松的玩。农活,其他的事要等过完节,玩够了再说。

      当然,从反面讲,那年代把旧社会的过年叫年关,也不无道理。年前大人们为过年的吃,为孩子们做新衣办年货要操好多心。家景差,欠帐的人,春节前要清帐就更不好过,我听说过有象杨白劳那样年前出去躲债的人,但在张农湾还没有见到过。

      那时后我们家的家景,在南垅村应该算很一般的吧,不富裕但也不算很穷。作为孩童时代的我,家里怎么样过年是不要我操心的,那时的小孩盼过年,我过的那几个年也是我一生中的幸福时刻。在60年代初,我饥肠辘辘地在外地孤零零地过年时,儿时过年时那欢乐的情景,不时的在脑海里浮现出来,特别清晰。 我儿时过年,脑子里想得多的是穿,吃,玩。家里大人给小孩做好新衣服,多半要等到过春节才拿出来。小孩也就在这时等着穿新衣,戴新帽,穿新鞋。我们那时穿的衣服虽然大都是大布(土布)做的,鞋是妈妈做的布鞋 ,全身土气。但是穿新的,干净完整穿着舒服。

      吃,我就更惦记着了。平时我们家很少吃肉。但春节期间,吃肉的次数就多了。而且过年一定要吃一餐好的。那时的吃,讲究的是三牲,即鸡,鱼,肉。鸡是自家养的。喂鸡,堵鸡窝大都是我们小孩的事。一晚上不堵鸡窝,就会有野猫半夜过来,把一窝鸡全部偷上山。过年的鱼都来自屋面前塘。和韶山毛主席的老家一样,张家湾的前面也有一个生活用水的大水塘,里边养的鱼只有到春节前才打上来分。我们家占的份额还比较多,能分到十多斤。肉是猪肉,过年一般家庭都要杀过年猪。我印象中建国初杀猪的税是收得比较重的。这三牲要还要配上一些年货如黄花,南粉,木耳,干笋之类。萝卜在过年也是不可少的。这一餐在大年三十或大年初一吃。吃前和打下新稻米尝新一样,要先敬天地。把饭菜搬到大厅屋的供桌上,跪拜,祷告天地,希望来年日子过得更好。我们家打开前门就是大厅屋,张家湾虽然大多是贫下中农,我看到他们敬天地的年饭,和我们家差不多,可都是有这三牲的。

     过年小孩除了贪吃肉外,就是零食了,每年过年我妈都要做豆腐渣饼,这是用大米粉豆腐渣有时加点高粱粉,切片油炸而成。每逢过年都要做一坛子。味道很好,我玩饿了,想吃了就去摸上一两片吃。还有就是大年初一,初二,初三这几天去给邻居,亲戚的大人们拜年。嘴上说拜年,实际上是很少磕头的。大人们一见就把旱茶拿出来了。旱茶大都是自己家作的,光红薯就能作好多种。也有商店买的如根子糖,丰糕等。拜上几家,小口袋就塞得鼓鼓的了。

      过春节除了吃就是玩了。那时候玩的花样也多。一是放爆竹。过年要送灶王爷,敬天地,要耍灯,都要放爆竹。我们小孩就拾那些还没有响过的来放。那时候的鞭炮虽短,但家家户户都放,还能拾不少。二是玩香签子。过年各家各户都要敬神,敬神就得装香。象我们家装香的位置就有,天,地,观世音,赵公元帅,祖先牌位。每处都装三根。香着完了剩下没燃烧的部分,叫香签子。我们小孩收集起来两个人三个人在一起玩。一个春节我常常能赢一大把。

       人多了还能作游戏,如藏猫咪,捉羊,猫捉老鼠等。和大人们还可一起打碑。晚上看了花灯里的武术表演,白天我们也在桌子长凳子上翻跟头,过凳子,耍棍子等学着练练。

     过春节走亲戚也是农村的习俗,而走亲戚又多半是女儿走娘家。我大姐四姐过年都要回来。姐夫当天就可能回去,姐姐和孩子们就得住十来天。我玩的伙伴就多了,我大姐家的几个外甥,如生,如伦比我大,耀华比我小点,我四姐家只有大女儿立南比我稍小一点。我们在一起玩得很开心,这是一年中难得有的一次时间较长的聚会。在和他们一块玩耍的过程中,我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虽然我离开老家半个多世纪了,他们都有了家庭,有了孙子重孙子了。但我现在还是很想念他们,有机会总想回家去看望他们。

   合作化后,人们就没有那十天半月轻轻松松玩的自由了,过了初四初五队长就要派活了。到大跃进,人民公社。大年初一也要出工,过革命化春节。不等到文革,许多四旧,如过年,尝新的祭拜天地,春节期间的耍灯,敬祖宗,敬神等都破除了,张家湾的神台也在大跃进中拆掉了。我60年在老家过了一个年,这是我至今为止在老家过的最后一个年。见习了吃大食堂时的另一种形式的过年,记得妈妈不知怎么藏起来的一点红米,半夜起来煮煮,背着我四哥,和我一块干吃米饭。五十多年过去了,那情景至今难忘啊。

    改革开放后,我四次回到老家,凭感觉,我农村老乡过的日子比建国前后要强多了。而且一年更比一年强,我总想再回老家再去过个年,可身不由己,只好等待,看有没有这机会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