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那年代我没有能够实现的理想  

2011-07-13 16:4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我们同学中谈理想,不是谈遥远的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而是谈长大了干什么。我考初中时碰到的作文题,就是它“你长大了干什么。”我在这个问题上的思考和挫折都比较多,所以 我考高中考大学时的作文题都早己忘记了,只有这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我六岁进学校读书,是为了听妈妈的话,学好了有出息。解放了老师说我们是新中国的小主人,要学好本领建设新中国。我没太在意。看了一些战斗故事,想当侦察员机枪手,这些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我真正认真的思考自己将来要干什么。还是在考初中写这篇作文时。因为我是学生,接触老师比较多看着老师知识丰富,受人尊敬。就在作文中表明了我长大了要当一名教师。也许是我把教师说得太好,感动了老师给了高分。那年我非常幸运地考上了初中。那时候全县只有三个初中,方园五六十里的学生都在这报考。我们班的周诚勇,周有才等几名同学还是从湘乡县来的。1500多人参考只收了两个班110名学生。

        上中学以后,我视野宽阔了。看了一些描写经济建设方面的小说如浮沉等。还有翻译小说远离莫斯科的地方等。这些书中描述了苏联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在经济建设中的作用。我逐渐地下定决心要学好数理化,长大了要当一个红色的工程师。为建设祖国作大贡献。初中毕业时我在给聂平文等几个同学的留言里都表示过。

      上高中后因参加筑路,左膝关节受伤,在湖南省人民医院住院二十多天,那时没陪护,我一二十天没下床,都是护士小姐护理的。和她们熟悉了,我觉得医生的职业高尚,救死扶伤,病房环境也干净卫生,又想学医。但这时己到了50年代末,经过反右,反白专等运动。政治挂帅的口号喊得很响了,培养人才的阶级路线更鲜明了。我校是省级重点,才上高一就有许多军事院校,省级大学来我们班要人了,走了一批又一批,要的都是政治上可靠的,也就是家庭成份低,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好的,我的两个哥是右派,反动军官,当然不会有我,我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专有条件我能做到,红我怕是永远也红不起来。59年的高考看到我校一些学习好成份高的同学考不上大学,如我校学生会主席阳兰生,学习体育都是尖子,因其父历史问题,不能保送去苏联留学,在日记里发泄了不满。被人检举,抄出了反动日记,还失去了高考报名资格。不得不提前就业当了一家民办高中的俄语教师。我心凉了下来感到很无柰,家庭情况自己地法改变,只有走着看了。

     高考填报志愿时,我报了理工,那时高等院校分三类,一类理工,二类医农,三类文史。我放弃了医也没报师范院校,这是我看到运动一来老师就大都是运动员。就检查挨整。我三哥也劝阻我。因我的湖南湘乡口音,学生难懂。我高三毕业时,成绩曾列全年级四个班第二,高考120分钟试卷,大都在六七十分钟就作完了。虽然身体虚弱,演算上有些差错,应当还是不错的。结果录取到西安公学。这是一个招生志愿表上没有的学校,是陕西省委临时从上录取线的学生中录取的。学校的通知书上说得明白。西安公学是抗大式的政治学校,是为农村培养公社一级干部的。

      这是一个突然袭击,我懵了。我想当教师工程师医生,都是想干点实际的有益于社会的工作。不想玩政治。而且我的家庭情况决定我干这一行,也不会有好前途的。不报名去上学,等来年再考吧,又不行。困难时期没人支持,吃饭有问题。学校也多次找我们坐谈动员。只好去上学了,心里苦啊。

      我们同年级还有周绵云等几个学习尖子因家庭问题没能被大学录取,而因不及格课目太多,经过多次补考才勉强拿到毕业证的刘福临同学,却考上了西安石油学院,听说他爸是一个国防大厂的党委书记。真是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以后国家困难,西安公学又解散,我们去宝鸡山区安家落户。我更无奈。那时候我常回想着奥斯特洛夫斯基那段名言,“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而生命属于我的只有一次。人的一生是要这样来渡过的:在他回首往事时,不困他的虚渡年华面悔恨,也不因他的碌碌无为而羞耻。。。。。”总觉得自己是在虚度青春年华,是在碌碌无为。农村的天地虽然广阔,不知道要怎么样去大有作为。要论干农活,农民比我强多了。再说要当农民大可不必出来上高中,在老家就比这山区好得多。后来我辗转到了农场,有了工作,处境好得多了。但我还想深造。64年我考上北京水利水电学院函授农田水利专业,66年文革又中断了。我这时真相信读书无用论了,再不去翻课本,别人能混,我就跟着混吧。

    75年我调到学校,想当一个好教师,但没完没了的运动,教育革命,政治学习弄得我晕头转向。上级和学校要求我们培养的学生不要5分加绵羊,要头上长角,身上长剌的斗争型人才。真不知要怎么样去教了。一直到改革开放恢复高考,我才有了努力的方向。

    以后到退休我教了二十余年书,又完成了高师函授,算上西安公学。二次函授。我受过三次高等孝育,只有最后一次才是成功的。我教学中也作出了一定的成绩,得到了学校和团场职工的好评。曾被多次评选为学校,团场,省农垦系统的先进工作者,学校,省农垦系统,大荔县的先进教师。总算这二十余年没有虚度。如今我的两个孩子,儿子学工,女儿学医。都干得不错。他们也算是替我完成了我当年的理想,给了我一些精神上的补偿和安慰。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