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棋艺之家和东八路茶馆  

2011-12-29 16:2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63年参加工作,到75年进学校当教师。是在农场体力劳动,那时,娱乐活动少。我只要有了空闲,下棋的欲望就很强烈。我在农场的对手太少。我三哥家在西安。我去三哥家过年,或去探望他,都想在西安找高手较量。留下了好多的记忆。

                   一          棋艺之家

     我三哥的象棋也在他们厂得过冠军。但他结婚后家务忙很少和我下棋。他知道我的棋下得还可以。66年我又去他家过年。大年初三吧,我三哥说:西安革命公园成立了个棋艺之家,我们去看看吧。我很高兴的答应了。我们坐9路公交车进城,买了进公园门票,来到了棋艺之家。这是一个由一间大厅和几间小平房组成的建筑,占地面积不大,但环境幽雅。

      我们进了大门看到大厅看台的两边都挂了大棋盘,台上有人在对奕。有两个小孩在挂棋。台下能坐五六十人的观众席,还没有坐满。有工作人员在登记愿意报名攻擂的人。

    我们进屋坐下后商量攻擂,我哥说你试一试吧。我报了名,就在下面看起大棋盘来。台上挂的棋局是擂主陈友礼,蒙目对两个攻擂者,棋下得精彩,陈记错了一子,结果是一胜一平。陈下完棋,向观众致意说:我没练过两盘盲棋,见笑了。接下来我们又看了几盘棋,有盲棋也有明棋只是看到的都是攻擂者败北,我旁边坐的小伙子看别人下棋,指指点点,说出来的棋步我听了感觉还很有理,轮他上场也没多大一会儿,就败走麦城了。

    我那次上场也败得很惨,一上场心里有些慌,开局就中了陷阱丢了一马,我才沉下心来应付。但对方占势不饶人。用换子来扩大优势。不一会走成了我单车,双相对他的车马,还有对头兵,我看没法下了,就认了输。

   这次下棋我最大收获就是知道了盲棋,回场后我就试着下。后来我的盲棋,也是不输于我们连上那些对手的。

   到67年春节我再去棋艺之家时,它己关闭了。那时象棋也成了封资修的东西,被红卫兵当成了砸毁的对象。后来,听说陈在文革初因历史问题被批斗而自杀了。

                 二        双马铁兵

   66年冬以后,一两年的时间,我们农工除了一年收一次麦外,几乎没有干什么活。 67年的三月间。造反司令部要动用一批人,去西安造师部当权派的反,我参予了。对我来说是想去玩。实际上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在玩。西安那时没游乐设施,电影院剧院图书馆等也都关闭了。我上街除了看看街道两旁的大字报外,大部分时间都是闲逛。

    一次我在火车站,见到一摆棋摊的河南人,他摆残局打赌。下红棋下黑棋由你选。你输了给他二角钱,你胜了他把他的棋子给你。我爱下棋,但又厌恶赌。因闲得慌,还是弯下腰来看了看棋局,觉得红可胜,就动子了。一上去掉进了陷阱,输了二角钱。我不服,仔细把棋多看了一会。再下就我胜了,他那付塑胶棋子大约值七八角钱吧,我想要了他的棋子他没法摆摊了。我是来玩的不是来赌的。饶了他吧。我说我不要你的棋了,把你赢我的那二角钱还给我吧。他很高兴地把钱给了我。

    这时过来一个小青年,看着很面熟,一想是原来在棋艺之家挂大棋子的,陈友礼的徒弟吧。他可能在这儿下残局棋吃过亏,一上来就对摆棋摊的说,由你摆出棋来下不公平,要下全盘棋。摆棋摊的不愿意,小青年提出让摆棋摊的一个马。摆棋摊的说你敢让一个车。最后小青年提出让双马铁兵。两人开始下起来。但没有走几步就争吵起来下不成了。

    原来在让子棋中有许多规则。让双马以后让子方的兵没有马的保护,容易被对方吃掉,所以规定,让双马方的兵为铁兵,在兵没有移动,你又没有将军过之前,是不能用己方棋子去吃的。这摆棋的不懂,走了几步就炮打中兵叫将。这是吃兵在前将军在后是违规的。摆棋摊的不敢那样下了。这局棋只得作罢。

                        三       东八路茶馆

     西安东八路有一家小茶馆,文革中是西安市棋艺高手聚集的地方。我回西安时都要去看看。这茶馆是一个山东人开的,屋子里能摆六盘棋,不够了还可搬到外面去下。他只卖茶。很少见他动棋。到那里买一壶茶一角五分,就可在茶馆泡上一天。
    来这里下棋的有西安市的陕西省得过名次的高手。西安各单位冠军级的人物。还有许多象我这样的象棋爱好者。我在这儿下棋也看棋。我下棋的对象是那些单位的高手,和一些象棋爱好者。这些人水平比我高的不多,低的不少。他们中有些人练有一些怪招。如窝心炮,九尾龟,弃马十三招,反宫马鸳鸯炮等等。这些怪招你不小心就要上当。

    我看棋喜欢看高手如马长安,王弃清等人的对局。但他们走棋非常慢,有的手里还不停地敲打棋子。刘道平是中学教师,听说他得过西安市冠军,后来还当过省队教练。这人经常到茶馆来。又很有风趣。市队的一个年青棋手说,刘下棋输给他了不服,半夜一点多钟把他拉起来要下棋,说我就是要在你瞌睡不大清醒时来赢你。刘还说胡荣华都不敢让他一先。

     原来高低手对局有让子的,还有让先的。让一先就是让你先走,让二先就是让你先走两步,如此类推。我见过让四先的。但让先也有规定。一个棋子只能走一步,不能连续走。先走的几步棋不能将军和吃子。胡荣华那时正处在十连霸时期,全国无敌。让刘先没有100%的胜算也有95% 。但刘这是开玩笑。他说的是这一先他不用在开头。要用在他需要的时候。关键时候多走一着当然是必胜无疑的。

     省市级的高手是不随便和人对局的,最多来看看其他人的对局,他们说出来的棋步确实要高人一筹。我和我连的棋友老周商量,我们买了些甜瓜,找了一个老周认识的棋手,是在72年西安市恢复象棋比赛时的第六名。我们吃着瓜下了三盘。我执棋子,我们两人下他。前两盘我们输了,棋艺上对方是略胜一筹,但关键问题是我和老周思想不一致,我要攻,他要守。失去了一些机会。第三局下到快二十手时,形势又有些不利了,老周还要守,我看那样太被动。坚持放弃己方的士象,展开对攻,打乱仗。结果胜了一盘。

     几十年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如今我老眼昏花,很少下棋了。但这几十年来许多下棋的经历,还保留在我的记忆中。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