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周氏宗祠,成达学堂,思乐完小。  

2011-01-22 21:3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世纪初,一个叫周简的读书人,从江西游学来到湖南湘乡思乐乡,得到了一大户刘姓人家的赏识,让他在思乐设馆教书,并以女妻之。万简就落户在思乐了。这就是我思乐周氏的始祖万简公。随着时光的流逝,四五个世纪下来,他的后人逐渐形成了一个较大的家族。思乐周氏家族。95年四修族谱时联系到的有9000多人,传到我是第十四代。我的辈份偏大,48年我从南京回到老家时,张家湾的小伙伴们都把我叫五叔叔,或者五阿公是大人们要他们这样叫,叫得我很不习惯。

       从家谱上我没有看到我们这一支人中,出过多少大富大贵的人物。但看来我们这个家族是团结的。由各房捐款盖起了宗族祠堂,置了公共产业,办起了一个颇有名气的完全小学,成达学堂。家族的财产事务有族人公选出的族长和执事管理。我在二哥的回忆一文中提到族上要保送我二哥上中学大学,为思乐周氏争光。族上是有这个经济能力的。

         我们周家祠堂,坐落在孙水岸边的思乐洲上,正前方不远处就是渡口。后边是一个小山包。它的前面是一个小水塘,水塘的两头开着东西两个门,进了门是操场,操场往里才是正门,门口有两个石头狮子。进了大门楼顶上就是戏台。大门的左边是周家祭祖之处,右边就是周家人创办的成达学堂。听老一辈人说,谁家儿子媳妇忤逆不孝,族上都要出面管,严重的要拉到祠堂进行教训。我在这儿上过完小。49年清明我爸领着我在这儿还参加过一次祭祖,大吃了一顿。那些菜什么干笋南粉,扣肉,黄花木耳等等,端上来一碗吃一碗,这吃法对我还是第一次,觉得新奇。祭祖,修家谱,办学经费都是从公产里开支的。

      思乐附近的黄泥浒有户李姓人家,可以算我们当地的首富。土改时这家的成年人都被斗得死去活来,一个儿子被镇压,一个儿媳妇在我们祠堂的戏台上被斗死,又被剥光扔在我们学校的操场边。解放前有一次这一家办喜事,老远请来戏班唱大戏,吸引许多住得老远的人都去看戏,当唱到三气周瑜时唱不下去了,台下周家的人不愿意了。这不是明摆着欺侮姓周的吗,何况周家家谱上追本溯源,我们这支人还是周瑜次子之后。台下一片混乱的喊叫声,“不能唱,为什么不唱李旦逃难。那时农家人出门爱穿草鞋,喊叫声中。臭草鞋冰雹一般的向戏台上扔来。本来这曲戏又叫龙凤呈祥是增加喜乐气氛的,硬是叫周家的人给搅了,只好换戏。其实唱李旦逃难,也辱没不了李家,我看过薛刚反唐,李旦是皇帝,逃难期间虽然受了些苦,但后来报了仇还有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娶了皇后胡凤娇。比周瑜被气死要好多了。(其实周瑜被气死是戏说,实际上周瑜是箭伤复发而死。)

      解放后的人民政府,与民国政府不同了。从许多学习材料上都可看到,亲不亲,是阶级分。许多阶级敌人就是利用家谱,讲宗族亲情,来拉拢群众逃避斗争,进行破坏捣乱,企图复辟。人民政府当然不会允许家族势力的存在。周祠堂和学校及公产均被政府接管。周家的族谱及祖宗牌位被消毁,成达学堂更名为思乐完小。原来的族长执事成了劣绅,多少受了些斗争。原校长周仲蔚也因姓周,被免职,调茶完小管总务去了。周氏宗祠祭祖部分房产也都给了学校。后来周氏族人见了面,认识的有些人还保持了原称呼,叫哥叫叔叫婶。不认识的都叫同志,到也简单省事得多了。

    我上中学后去思乐少了,1958年上高中后,我基本上离开了老家。67年冬我利用大荔朝邑场武斗空隙,回了一趟老家还去了一次思乐完小,看到学校变化不大,后来听说文革中把周家祠堂拆掉了。

    改革开放后,我们党把以阶级斗争为纲,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我们周氏家族的人大都能吃饱肚子了,随着娄底市的扩建,他们中的好多人还富得很快。言论也自由得多了。农村中掀起了一股复古之风,周家也好多人也提出要重修族谱,得到了绝大多数族人特别是老年人的拥护。93年开始又四修族谱。我在老家的四哥也是积极分子,成了修谱的主编。没有公产了,经费族人捐。原族谱被毁各房保存的谱经过文革也所剩无几,但还是把原来的谱凑全了。到94年完成了四修族谱。剩下来的经费又祭了一次祖。离上一次49年的那一次祭,快半个世纪了。

    02年我和老李带着孙子回老家,走到哪儿,一听说姓周又论起班辈来了。我的辈份大在外边呆的久了,对这些还很不习惯。我和我四哥一块去了一趟思乐,思乐完小现在还保存了几间教室,还办着一个初级小学。但原来周家祠堂的花瓦墙,戏台,二层的教学楼,围墙等等景观都看不到了,我前后走了几遍,仔细看了好久,也很难找回我孩童时代的记忆。我们进了一个老师的房间,我哥正给我介绍,我的同班同学周陆军,担着粪桶过来了。他是来学校担粪的,这老师一叫周陆军,我就出了他。40年前我们一块在这儿上完小。我给了他一支烟,他放下粪桶。我们聊了一会,他没考上初中,这些年一直在家务农。我那时是班级年龄最小的学生都己退休,有退休工资。他现在还得干农活,我觉得我一蜚子很苦,看来他们留在农村的,还要比我苦得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63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