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那年代平民站的农工和花生  

2010-09-27 11:3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4年初,我刚到平民不久,就听在平民中心碉堡处卖茶的王老爷子说.平民出花生.三门峡库区移民前,好多人都是枕着花生包睡觉.我听了有些心动.花生,炒花生,炒花生米,在解放前后到处可见,各杂货店都有买.但在国家对粮棉油管制后,市场上花生就很少见了.大跃进以后就更希罕了.在那半饥半饱的岁月里,说到吃花生,有那么多的花生,多诱人啊.

      果然开春后不久,省农业厅调拨的花生种子就运来了.堆满了一间大库房.葛站长挑了两个女工来当专门的花生保管.在站上其它工作基本就绪后.全站的主要劳力就投入了剥花生。花生到了农工们的手上,但不能往嘴里放.这是种子,葛站长有不准吃的严令。发出来的花生果和交回去的花生米都要过秤。各班集体在一块剥,还有干部在轮流检查。因时间紧又制订了定额,每人每天剥十六斤花生米.,多剥一斤奖5分钱。这是葛请示过冯厂长的。这也算是物质刺激吧。后来批冯力生时说他搞修正主义的办厂路线。这也算是一条吧.不过葛确实组织得好,种子在农工的手里嘴边过了一遍,几乎没有什么损耗。

       到五一前后,全站都出动种花生了。拖拉机在前面挖坑,农工在后边点播,种子是拌过六六粉的。尽管事先声明种子有毒,在下种的过程中,还是有个别人忍不住给嘴里放,有人吃了胃痛,有人吃得呕吐.那时打小报告的人多.葛知道后也怕出问题,把连上的六七个干部包括我,都出动,一人负责一个组.出了差错要负全责.其实六六六的毒性是不大的.我们连5800亩花生种完后.还有多半麻袋拌过农药的种子没上交,放到了我的保管室.开头我和我的助手也不敢吃.放了一个多月了.我俩把它翻出来晒.一晒药气味不浓了.种皮也松了.用手一搓红皮掉了露出了白胖的果仁.我俩试吃了几个没事.以后饿了想起来就去抓上一小把吃.直至逃黄河水上滩后才上交了.

       65年黄河水没上岸,但秋种得少了,66年秋种的多了又被洪水吞没了.以后连续几年农工在滩上闹革命,没下滩种地.69年到70年反修坝打好后才下滩,到70年代初.平民的花生丰收了.花生垛堆了一二亩大的一场.农工们吃花生可方便了.如装车,到地里后,先把晒得半干的带蔓花生拾上一大堆,用火柴点着,等蔓着完后就在火子堆上拣烤好的花生吃.只吃了一小部分,生的和烧焦的都扔了.吃生花生更容易.连部就堆放的花生包,我和二排长住的草棚里也放了几包,真是枕着花生包睡觉了.

       吃公家的花生是没事的.甚至食堂把花生做成酱,二分钱一份天天给农工卖也没事.但没有人去装一点给家人带.这一是不敢.当时清队刚过,一打三反运动没宣布结束.偷公家的,农工们怕挨批.二是不便.当时我们连只有连部是行军帐蓬,食堂顶盖了一块大帆布。农工住的都是半地下式的茅草庵子。当时连队大部分人都己结婚,好些人有了孩子.但没有一家人住在一块的。都是一个庵子住二至六人。按班级集体住。一人只有一张床一个简单行李包。不好藏匿..还好.过年回家连上给每人发了三斤花生果。我和小李分的装满了一个'印有红军不怕远征难'红字的军绿书包.带回铜川孝敬岳父母,老人们可高兴的很啦。

      因全团只有八连的沙质土壤最宜花生生长。其它各连种花生很少.我们八连花生丰收轰动了全团。团上的一些中层领导,干部,借办事之机常来八连给自己要些花生带回去。这让一个在我连当过指导员兼支部书记的老运(化名)知道了。这人是新疆来的干部,军人出身,我第一次见他是文革中批斗他,他给我的感觉是硬气。文革中的批斗对象大都是很顺从的。就他不低头,两人按着头还不地往上蹦。又上来两人才把头按下去.一到我连就说我们连坏人多,声明要和我们连的阶级敌人斗。那时早上要出操,晚上要点名。他作报告时,有句口头语:你们这些坏东西都是卖枣的,卖碗的。枣枣(早早)碗碗(晚晚)要完蛋。当时在运动中八连二百多人,就揪出十多个阶级敌人,有判刑的,有管制的,大家人人自危,没人敢惹他。这时他以老领导的身份来八连要花生了。

      连上新领导是农校出身的年青干部.并不认他.他碰了钉子,又发作不得,毕竟此事不大光彩。只好去花生场,拿出书包让看场的老侯给装一书包.没想到老实巴交的老侯也拒绝了他.没奈何只好自己动手了.他装满了一书包.给大衣口袋又塞了些,迈开大步走了.我刚好路过看到了这一幕.等运指导员走远了,老侯和旁边看到的几个人都议论起来,骂他不要脸,什么党员干部,就这德行.但包括我,当运装花生时,没人叫喊阻止.他是党员领导干部,大家还怕下次再来运动.又撞到他手里.看不惯是看不惯,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72年夏收前,我调到了二连,二连的地不宜种花生,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得到这随便吃花生的机会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