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与互近农民间的一些不和谐的事.  

2010-09-02 12:5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上小学时听老师们说,国旗上的四颗小星是代表四个阶级,即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大星代表中国共产党.象征着我国现存的这四个阶级都万众一心,团结在党的周围,拥护中国共产党.上中学世界地理学到苏联时,课本上说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它只有三个阶级即工人,农民,和革命的知识分子.我们农工是拿工资的.按那时对阶级的说法,我们农工和农民一字之差,却是两个阶级了

       .我上篇博文忆了那六七十年代当农工的苦,那时是苦,有时候确实苦不堪言.但要比起当时农场附近的农民来,还是强多了.很明显的证椐就是农场找不上对象的大龄小伙.有些还是生理或精神上稍有缺陷的,如我们连牛神,二百四,常望天等一些人都能在附近农村找到漂亮的姑娘当媳妇.农场姑娘是不会去嫁农民的.我连的小刘是特例,她傻.武斗逃到农民家去,让农民小伙拾便宜了.

        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场周边的农民虽苦,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吃农场.1954年的宪法规定我国是一个以工人阶级为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国家.我们和附近农民的关系基本上还是友好的.在好多方面表现出团结互助.但由于这吃农场,他们和我们农工之间也"阶级斗争"一直不断.我们农场的地是三门峡库区,移民后留下来的,地不少我进场时听冯场长介绍有39万亩.地界本来是确定的,却被农民连年蚕食,经常有冲突,农场的庄稼也时常有农民来代收.这现象在狠抓阶级斗争的年代要好一些,特别是60年代的最后几年,农工有文革组织,打砸抢是造反派的脾气是家常便饭.农民见了都是很害怕的.

      67年秋我们连上伙房的煤被偷了.结合文攻武卫我们加强了守夜.一天深夜大寨子村的一个小青年闯进了我们的营区.被我们抓住.当时正好我在值班,审问没结果.我就回宿舍睡觉去了.后来听说我连的几个小青年把他打了一顿,放回去了.结果农民传出话来,说这人有精神病,被打伤了,我们如果不赔偿不给他看病.,就要组织农民来砸平我们连队.我们没理睬,我们的小伙子就等他们来打一架,练练兵.农民当然不敢来,打伤了农工有公费医疗,农民受伤就要自己掬钱看病.他们大都是看不起病的.

     72年后,形势变化了那时针对基层群众的运动如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等都己过去,接下来的批陈整风,批林批孔,评水浒,评法批儒批邓等都是针对中央高层的。干部们口头上挂着的阶级斗争新动向,农工们也都听厌了,不怕了.这时农场组织涣散,干部带不动兵.因为农工知道只要不说反动话,干部就奈何不了自己.农场的老工人也大都有了老婆孩子,也不愿再去冲锋陷阵了.但农民没有变.他们还是很强捍的.我们这一带历来就流传有刁蒲城,野渭南。不讲理,大荔县之说。尤其这又是一群饥饿的人。他们晚上成群结队下滩偷农场庄稼,还打伤看庄稼的人。

           73年我在二连当排长,我们连的小合就在14连看苜蓿时被农民打破了头,二连在营地附近也种了一片苜蓿.四五月份正是表黄不接的时候.这时候农民们都要用野菜来充饥.我们这块苜蓿地的苜蓿,就成了农民充饥的野菜了.这苜蓿是我连牲口的饲料.没有了牲口就要饿死.连长叫我们排抽人看守.开头派人多,一次就抓住了一二十个,我在这村里有一个老棋友,这些人中我好多都认识.把他们押到连部,处理方法也都是教育释放,这一方面是看到农民饿得可怜,另一方面也怕他们日后报复.后来偷苜蓿的人少了,我们派去看的人也少了.

        一天晚上,我们派去看苜蓿的人是两个十七八岁的新兵小何和小任.武器是镢头把.到后半夜小何,正在苜蓿地中间的小路上巡防,见一人骑自行车带口袋镰刀过来了,先下手为强啊,小何上前就给了此人腿上一镢头把.这人没注意,一下从车子上摔下来,小何上前让他爬起来,推着自行车,小何在后面押着向连部走去.这人还没够着苜蓿就受了这么一下心里不服,见押送他的是一个毛孩子.就寻机报复.

      两人走到道路拐弯处,这人猛的一下摔掉自行车,把小何抱住了.两人滚打起来小何小几岁个头小点,但壮实,又比这农民要吃得饱些,不落下风。两人势均力敌。这时小任听到声音赶了过来,两人合力把这人饱打了一顿直打得他躺倒起不来了才走开。

          后来听说这人在地上躺了很长时间才骑车离去。第二天这人和他的大队支部书记,找到场部领导,要求看病赔偿。当时我们团的团长书记和一些中层,都是戴帽徽领章的军队干部,讲军民鱼水情。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让这人住卫生队看病。这人在卫生队看病,主要是来吃.吃了十来天白面馍馍饱饭。对他来说那也是天堂般的享受了。这期间团领导还让小何提着点心去向这人道歉。虽买点心的钱是连队出的。对这道歉,领导说是讲共产主义风格,要高姿态.我们心里还是有些不平的,那晚被打的如果是小何呢。这人突然袭击,这么野,没人帮忙把小何打伤致残也是有可能的,小何如果被打坏了又到哪里去找人呢。

      这以后农民来发农场财的事更多了.我们也看惯了,不大在乎了.我连靠洛河坝种了一块高粱,坝外是农民的地,高梁还没成熟好,就发现有人偷.连长确定提前收.上午我们全连出动把高梁割倒了,准备下午用拖拉机去拉.,我们回连队吃完午饭不久,有人看到农民偷高粱回来报告.我们赶紧组织人去追,到地里一看成空地了,只见不远处一辆马车正向村口驶去,,我们追到紫阳村口,只追上了一马车高梁秆.原来我们刚一离开,大群农民就来剪穗,穗完了,就来拉高梁秆了.真够快,怕是全大队的人都赶来了.光天化日之下呀,

      高梁虽然是国家财产,但是农场这么大,这几十亩高梁是无关场领导者们痛痒的,他们是不会为这去破坏军民鱼水情的.这样的事,都是不了了之.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