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象棋  

2010-07-08 17:0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棋是一种娱乐,在那文化生活极度贫乏的年代里,我迷上了象棋。由下棋结识了许多的人,记忆中留下许多关于他们的故事。现择几桩简要的说说。

                             一         下棋和二流子

       50年左右,我二哥,四哥都回乡务农,一天劳动之余就以下象棋来消闲。棋子是自做的。我没事就在一边看,慢慢就学会了。当时张家湾还有一个棋迷就是我信忠哥。他下棋水平比我两个哥差得很远。不是对手。就试探着找我下。开头我输多,但慢慢就能持平,后来他就输多胜少了。下起棋来经常要悔棋。我能容忍。但到我也想悔棋时他又不容许,后来我也不叫他悔棋了。他看我不叫他悔,棋又不行了,耍起赖来,棋盘一掀不下了。

      过不了几天,他又来找我下棋,这一回是我要悔棋他不许,我也来了个掀棋盘,不下了。那时我不满十岁,信忠哥都二十四五了。他对我这小孩子也只能干生气,发作不得。

      因为信忠哥和我下棋太多,信忠四嫂有些不满。除了常来叫信忠哥回去挑水干活外,还说我不干活,是二流子。二流子是解放那时候的热门词,是说那些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人。那时村村都要整治二流子,我当时听了这话还真有点怕。

     信忠哥知书识字,做生意很精明。要是现在,很可能成为富翁。50年代初,十二婶去世时他在外做生意回家,为他妈办丧事,事后说我外出两个多月,争了一百多元,刚好给我妈办了后事。但后来不行了,老贫农也得老老实实呆在农业社里种地。这干农活他并不在行。他于八十年代中期去世,没活到60岁。

                            二       马组长下棋受处分

      64年初冬,我到朝邑滩上办事。见到在街道边的棋摊上,看到有一个个头不高   ,身着干部服装的半老头子,在棋摊上发威。棋摊边上的人认识我,叫我上。我摆好棋,这人正眼也不多看我一眼,拿起棋子就走,下子飞快,很快就杀到中局。我弃子抢攻算得很准,取得了先手。他走子才慢了下来,他顽抗没用,我胜了第一盘。第二局他布局设套,我没细看。被打死了过河车,我败北。第三局战平。他实战经验比我多,但算步我稍长。棋下完他没说话,转身就走了。

     后来我得知他是我场整场工作组的马组长,开全场干部会整冯场长时,我也参加会了。会前等人的一段时间,他总要下棋,对手也总是葛世康。他没记下我,而我那时开会总是坐人后,坐墙角。不然他可能会想起我,找我下。葛是冯的得意干部,葛知道以后日子不好过,没心思下棋。当然是连连败北了。

    70 年代后期,我听说马因下棋受了处分。那是因林建师师机机关的搬迁问题  。文革中机关要面向基层,师机关搬出西安城了。到文革结束时机关里上上下下的人都想回城。但是上级领导不准,马当时是林建师的党委书记,一把手。给上级打了保票不回城。那时是一把手说了算,党委一班的其他人,工作人员都要求搬也不行。结果是下面的这些人想出了一策,找来一个象棋高手,吊马的胃口。暗中作好搬的准备。等到两人夜战正酣时,其他人悄悄装车回城了,等到马下完棋回到师部时已人去楼空了。上级责怪下来,一把手当然要受处分了。

                                 三        文革中和我下棋的两个早逝的对手

      66年春,我们连从西安铜川等地来了许多新兵,一次我领班下地干活时见两个新工人在争吵,还有升级的趋势。我过去一看是老周和张相海。老周二十五六岁,张相海还不到二十。他们在争自己的棋下得好。一个说我得过宝鸡地区第五名,一个说铜川市的冠军也和我经常下棋。还都说对方吹牛。我叫他们不要吵,我有棋,今天午休我裁判,你两人比赛一下。v

      这天午休我和几个棋迷没睡,看他两人下棋。结果棋鼓相当。以后我们三人在一起经常下。老周经验丰富,张相海的中炮夹马开局攻势凌厉,我残棋算步较长点,三个人各有千秋。互有胜负。连上的木工陈明义也是棋迷,木工房有灯,我们经常在木工房夜战。还规定了谁输了要喝一碗凉水下台的惩罚(夏天)。我不抢着先出场,下台次数较少,喝的凉水也少些。

       文革初老周和一些人组建了全无敌战斗队,斗了连团两级当权派。他武斗回家后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场。来场一次也是领了粮票领工资。下上几天棋就回西安了。到中央七三,七二四布告发布后,场革委会通知全体职工限时回场,他晚回了十多天被开除,白干了几年没有拿到一分钱的退休金,档案上还记上了一笔。当时很多人都知道,是当权派在报复他。没按时回场的人相当多,就只开除了那么几个造过反的干将。不过这时己不是群众自己教育自己的时候了,没说理处,只有自己干受着。后来我在西安棋摊上见过他,他当了装卸工。对我很热情。邀我一块吃饭,还一起提着瓜果去找省市的高手对局。因他爱喝酒劳动强度又大,只活了三十四岁,73年,死于心脏病。我是后来听西安回来的人说的。

       张相海武斗后回了铜川,有人见他和社会上一些人在耍场子卖艺,推销一些小商品。我场大联合前,铜川市公安局派人来找我调查张小五的劣跡。我吓了一跳。张小五是张相海的小名。这人跟我说,张和一伙人抢了铜川市一个肉食门市部。被抓了以后又越狱被击毙了。我感到很突然,又有些意外。我如实告知了张在场的情况。他66年3月来朝邑农场。在农场没有违纪违法表现。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