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三河口割芦苇的回忆,翻毛皮鞋和鱼。  

2010-07-21 14:4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但我们朝邑农场的芦苇是不用种,也不用管的,它们生长在属于农场的野地里,到时候去收就行了,但收它也不容易的,要远离连队,那时又缺野营设备,吃住艰苦,活也不轻,我参与过割芦苇,现择两件事说说。

                       一         一双翻毛皮鞋

     65年初冬,团里调我们四连一排三个班四十来个人,去三河口割芦苇,三河口即渭河洛河与黄河的交汇处,离我们连三十余里,出发前连长,指导员作了动员,三个班也都分别表示了决心。我们去的当天,三个班就分别选好了营地,各班自己砍柳树杆割茅草,打好茅草棚,埋下锅来,安营扎,寨,我是排长整体指挥,住在一班,

     第二天一早农工们就开始磨镰,,那镰刀的式样,是新疆的大弯镰,刀刃很长,我们的小伙子,两三镰下去就十来斤,吃过早饭就去芦苇地开始收割,那大片的芦苇长在低洼处,有好些还长在泥水里,大都在一人来高,不很粗但长得很密, 芦苇是造纸的好原料,当时听说把芦苇卖给潼关纸厂,一斤能卖三四分钱。从中也可挑出来一些长的粗的来实用,如编苇席,扎顶棚等,

     我们开割后没几天,张团长领着场生产室的王干事来看我们了。他们看了我们的营地又去了我们干活现场,对我们小伙子们的付出相当满意,,老团长看到那一大片一大片,被放倒又一捆捆捆好的苇子,心里很高兴,我想他心中也一定感受到了,这将是朝邑农场的一大笔收益。他对我们不怕艰苦,战胜困难,忘我劳动的精神大加赞赏,他也注意到我们穿的胶底鞋,容易被芦苇茌子扎透,想给我们一人买一双工作鞋,让我统计了各人鞋的尺码报了上去,没过几天鞋就发到我们手里了,

     这发下来的是翻毛皮鞋,虽不睁亮闪光,但也美观大方,又不用擦油,我长这么大,是第一次穿皮鞋,以后直至改革开放也只穿了这一双皮鞋,穿上它我心里非常高兴,舍不得用它在泥水里踩,可惜在67年春,我去西安参加抗大造反团的集会时,放在宿舍,,被人偷走了,那时我们连队除了连首长都是住大宿舍睡通铺,丢失时,鞋上已打了一个补丁。

    发鞋时我和我们排的农工们,虽然有些意外,但都认为这双鞋是我们的工作用鞋,是劳动所得,这双鞋也真鼓了我们的干劲,我们回到连队后引起了连上好些人的羡慕,但都想错了,张场长的发鞋,,在团党委里受到了抵制。这笔帐一直挂着报销不了,拖了一年多至67年初的反对经济主义,那时我和我们一排的人绝大部人都参加了造司,我们的三班长就是造司的头头之一,保的当权派就是张。对立派以发鞋这件事狠斗张的经济主义,逼迫张不得不签字扣回这双鞋的钱,那时这一双鞋是14元,相当于农工半个月工资,分两次在工资里扣除,为这我们经济上紧张了两个月,

    现在想来,我们那时候的思想觉悟真高,那革命造反的年代,党叫造谁的反就造谁的反,大到刘邓陶,小到本单位的当权派,但不会为自己的切身利益去造反,那年代,有一句常用语,要做党的驯服工具,我们是真的做驯服工具了。如今,好多人说现在的人变坏了,觉悟低了。我现在怕就没有这么高的觉悟了,那时我们一个人一天就能割上千斤芦苇,能买多少双皮鞋,剩余价值有多少,是不会有人去算的,我们的付出,只算政治帐。干多干少都是为祖国,为人民为世界革命作贡献了,

                         二       大土包和 沙坑

     63年冬,我刚到平民时,移民刚走完,平民城里到处是残墙断垣,没留下几间象样的房子,但城外的大田里,留下来的一个个的大土包,和大沙坑,却显示了大跃进年代斗天斗地的痕迹,,大土包是为了治碱,它是把地里的表皮土刮起来堆积而成,沙坑是为了蓄水,可能也没有起多大作用,我们去时地里还是碱大,沙坑里也没蓄上水,为了便于机耕,我们还要抡砍土镘来平它,但它们对我们农工来说还有些利用的,

      63年冬到64年春,农工们在麦地边打草棚看雁,发给他们的土枪,射程只有三十米左右,只能吓走雁不叫它吃麦苗,但打不着雁,雁群见人远远地就飞了,农工们为吃雁肉,就隐藏在土堆后边,等前边的麦地里落雁,这虽然收获甚微,但是看雁人有时间等待,偶而打着一只,对那时还是半饥半饱的农工来说,就是大大的口福了,

    对沙坑我印象最深的是吃鱼,我们65年冬在三河口割芦苇时,那儿当时是被农场荒芜的地方,机耕未到,沙坑未平。64年八月中旬的黄河泛滥淹没了黄河滩。洪水过后这些沙坑里蓄满了水。到我们去时还没有干涸。我们吃的就是沙坑里的水。有水就有鱼,我们干完活就去附近沙坑,弄干了水在泥浆里摸鱼。时虽冬季,早上还下霜结冰。但小伙子们光着脚丫子并不怕冷,64年的冬播,拖拉机进不了地,我们连的一万多亩小麦就是就是他们背着种子,光着脚,踏着冰冷的泥浆,用手一把一把的把麦种撒下去的。从秋到冬撒了三四十天。

    沙坑里鱼不少,一个大沙坑就能摸好几十斤。大都在二三斤左右,要分两三次吃。大概是随黄河涨水上了岸的鱼,都流落到这些沙坑里了。我们那时吃鱼是不煎炒的。没有那些油。那时油是定量的,每人每月4两。我们吃鱼都是放点葱花盐清蒸。那是把鱼当饭吃了。吃起来,味道还是很鲜美。不过三天两头的吃,到后来也有些厌了。

     那时城市里吃鱼是定量的,要凭证供应的。绝对不可能象我们那样的吃鱼,吃到那么多的鱼,回忆我们那一段生活,虽然艰苦,但还是有许多值得回味,值得骄傲的地方。现在黄河滩上,搞了许多旅游景点,也有什么芦苇荡,但要与三河口那大片芦苇的宏伟壮观的自然景色比起来,差得远了,那时能真正能领略到这些大自然美景的人,是我们战斗在生产第一线的黄河滩人,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