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再谈我在长沙二中的日子  

2010-03-12 15:44:02|  分类: 我的大跃进年代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长沙二中,的日子里,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劳动。.58年那一学期三分之二的时间去筑路炼钢,前面己经说过了,不再叙述.59年以后,比较正常了,每周基本上只劳动一天.这一天,我除了给学校运过垃圾,在校机械厂翻沙车间干了几天之外,其余时间大都在校办农场干活,除了我们46天筑路发了6元钱的伙食补贴费外,那时我们的所有劳动都是没有报酬的.

     校办农场离我校约十来里路,在一个小山窝里,有两个工人师傅,听说原来还有一个,因偷听敌台被开除回农村了.偷听敌台,我第一次听说.我每次都是一个人步行去,中午跟这两个师傅一起吃饭,和他们一块干活,下午回校跟上开晚饭.他们的伙食还可以素菜做得多也好吃.这两个师傅对我都很好.我也很守时,是他们喜欢的劳动力.

    农场养了有几十头猪,还种了许多菜,是供应学校灶上的.有一次师傅们要领我去外单位,看一台饲料粉碎机,叫我把图画下来,让学校机械厂给他们造一台,我没有学机械制图,不会画,但他们就是不相信,高中生学了这么多年了,一台简单机械都画不出来,弄得我很狼狈.

    那时候我们每年要下乡双抢,一次约十来天,双抢即水稻的抢种抢收.那正是最炎热的季节.我校去的是靖港公社,那在洞庭湖区,从长沙坐轮船去要一下午.我们的劳动每天从天亮到天黑,中午连吃饭只休息二三个小时.我是农民出身在农村也是青年突击队员,能坚持,干活也差不多顶个硬劳力.但生长在城市的同学却不然,那分晒那分热都挨不起.

   .按当时老师的要求,我们是来劳动锻炼,来向劳动人民学习的.要学他们不怕苦不怕累,的优良品质,不要计较别的.但从同学私下议论,对生产队的干部安排我们的吃住是不满意的.后来回想还有些气愤.我们五六个同学(有三个是初中部的)挤在一个小阁楼上,我们自己带了一个简单行李.睡在楼板上,阁楼上又闷又热,蚊子特多.总休息不好.当时农民吃公共食堂,给我们的糙米饭还能吃饱,但菜十来天只有三样菜,水芹菜,还有莴笋皮和莴笋叶。而且吃不到油腥味。没有吃到一次莴笋的茎,不知叫谁吃了。莴笋皮我这一生活到七十,大概只有在那儿吃到过。当然不是每个队都这样,一次我去找同学时,他们那个队对同学很好,有鸭蛋吃,还给地里送绿豆汤。在大热天抢收抢种要干重活啊.

   那时学校也要求我们写一些政论性批判文章,论点论椐是老师给我们提示的.我写了一些,印象深的有批现行教育体制的文章.一是学制太长,当时中小学都是六年,大学五年,一共十七年.学生七岁上学,大学毕业要二十四岁.而人一生的青春年华都关在学校里,不能为社会主义建设出力,是很大的浪费.二是教材重复,比如中国历史,小学学,中学还要学浪费学生时间.。还写了为什么会粮不够吃,是因为49年建国以后人口生得多,死得少..生的人最多十来岁,不成为劳动力,到死亡年龄而不死的人太老也不是劳动力.于是干活的人少了,吃饭的人多了,所以粮食不够吃.那时还没听到有什么自然灾害之说.

    59年卢山会议后,我们学校也来了一个反右倾,鼓干劲运动.。检查同学们对三面红旗的看法.(当时还没说是红旗),班主任老师提出每人都要发言,不要怕,说错了不记挡不处分。.在老师的反复动员下我们班同学说了许多.。如说总路线的多快好省四个字有矛盾。多快不能好省,如那跃进毛巾做得快,但用不了三天就成了渔网。什么15分钟快速理发师,理出的质量就差些.。我也说了大炼钢铁得不偿失,炼的钢用不成。不过后来大家都提高了认识,多快一定能够好省。大炼钢铁得比失大,我检查了思想,没有大炼钢铁那样土法上马,我国的钢铁工业就不可能发展这么快。毛主席不是说过:一个粮食,一个钢铁,有了这两样东西,就什么事情都好办了。我的检查稿还在学校广播了.

      使我大吃一惊的是,坐在我后边的刘姒周同学,她平常不多说话.但这次却是一鸣惊人。说唱东方红是个人崇拜。国际歌说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不承认全世界有救世主,为什么中国就有大救星。八大邓的修改常章报告好象有要在党内反个人崇拜之说。联系到毛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如果这要放在文革中大概刘是没命了。但班主任刘克勋老师确实不错,他实现了诺言,找刘谈了一次话,销毁了记录。后来再没有提及。也可能是那一次不象反右,没有带任务来的,不秋后算账.曹老师才敢这样做。

     我在长沙二中的日子,暂时就回忆这么些吧,当时学校为什么有这么多劳动,运动,筑路使我和我们班长严彪同学的腿都受了伤,跛了,十六七岁啊,老师都心疼.59年后为什么上课又相对正常起来.我那时是不明白的.后来见到了伟人的五七指示,对教育界的两个估计,及什么一线,二线之说.我好象逐渐明白了一些,不过那是后话了.我现在只想写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