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1959到1960我在长沙二中的日子  

2010-02-23 13:51:20|  分类: 我的大跃进年代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9年,在当时说是要连续跃进的一年.后来说是三年困难时期的头一年.但对我来说, 和58年的没完没了的停课高强度的劳动相比,和60到61年的那难熬的饥饿相比,59年是我高中阶段最幸运的一年.

      59年上学期开始,钢不炼了,铁路不去修了,停课少了.劳动基本上固定在每周一天.我们的课堂基本上正常了.我校省级重点高中的师资力量充分显示出来了.我们的俄语老师,是民盟成员.教的很好很认真态度和蔼.她替我拼了我的俄文名我至今记得,我们学这一科也很起劲,58年拉下来的教材很多,一个学期就补上了,进入二年级走廊边的黑板报就补充俄语的课外知识了.当时我校有好些同学和苏联朋友通信.对方大都是三四年级的小学生.双方都很投入.我方寄去一些风景图片,苏联朋友就寄些实物过来,我看到过寄过来的信,跑鞋等.我们上学那时初中没开外语课.到高二学的那一点俄语是很有限的,这些和苏联朋友通信的同学,在写信读信上都要请老师帮忙,俄语老师是非常乐意的.

     数学课有个尤老师,五十多岁是一级教师(当时中教最高级别),课讲得相当精练.虽给我们代课时间不长,我印象很深,.我后来也当数学教师。授课上受他的影响很大。

     到高二数理化增加了许多补充教材,数学的对数计算尺,物理的热力学三定律,化学的胶体溶液等等,这有些是为了多学知识,有些是为了要联系实际.解析几何也是那时从大学下到高中作补充教材.的.虽然教得快,但我除了语文稍差外,其余各科都还可以,.一次三角考试,全班都没考好,我得了满分,因此同学们选我当了课代表。当然重点中学成绩也有差别。我们班有年龄小学习成绩很不错的同学。也有一些偏远县保送来的团员,少数民族学生跟不上这么快进度,显得很吃力。

    学习上也有一些额外负担,就是每周团支部要检查学习毛主席著作心得笔记.我写这心得笔记就是那时开始的,后来时断时续地写了好多年,一直写到改革开放.说是精神食粮我感觉对我帮助不大,和看普通的书差不多。我是作为完成任务而写的,当时写的什么,大都记不得了.只记得看了毛主席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按语,写了一篇"谁说鸡毛不能上天"的读后感,说鸡毛就是能够上天。

    那时的课外生活也可以,课外活动时间,阅览室体育器材都开放.阅览室有报刊还有大本小说。阅读和,体育活动我都是积极分子.我们学校旁边就是文化电影院,他们经常用我们学校的礼堂放电影.那时买一张电影票一角五分,学生票只要八分钱.但我还是舍不得钱去看,节假日闲了,找人下下棋,或上街闲逛.那时班费是全班同学集体打工挣的.班上有时也用班费买票,组织全班看电影.

    58年没有注意到有湖南人放的高产卫星,但59年长沙市的粮食供应还是可以的,饭店里的面点稀饭还是不要粮票的.这一点后来听说比全国好多省市都好.那时我们学校伙食费一天二角七分,饭能吃饱。学校有校办农场,有很长一段时期,一周能吃到一次肉,这是我在以后的一二十年里都没有过的.58年到59年那寒假,我是在学校渡过的.我和杨明都等几个河南籍的同学,晚饭多打一点,留点菜.晚上看书作题或者打骨牌下棋玩饿了,在教室的煤球炉子上煮煮,吃得很香.杨明都是大个子,体育成绩好.他说的他家乡打仗时.国,共两军都抢老百姓的粮食,使我非常震惊.这话在当时是相当反动的.要是我们几个人中有人揭发,够他受的.当然那还没到文革.

     比长沙市, 农村就差得多了.农村当时是吃公共食堂,粮食供应是越来越紧张,但是公共食堂当时被说成是人民公社的心脏,它解决了几千来人们最大的问题,吃饭问题.它解放了每一家做饭的劳动力,使人们生活集体化.集体力量大嘛,是解散不得的.怎么能维持下去,当时干部们知道,好些人家里还藏有粮食,就挨家挨户的搜粮.59年到60年那寒假我回家,我妈说她知道我要回家,给我留了二斤多江米藏在土改分的一个大笔筒里,被搜走了.我四哥当时还在外地教书,他在家里放的一个装衣服的皮箱,我妈没有钥匙,为开箱搜粮,硬是把锁子连牛皮一块割了下来.没搜到粮食干部们也是不会赔箱子的.

      我和小李说起这,我在河南的岳母娘就聪明得多.她把粮埋在牛圈里,上面盖上牛粪就没被搜去,半夜里,用一个铜脸盆(也是土改分的)煮煮和小李她们小姐妹几个一块吃.那时搜来粮食有一些是进了公共食堂,但还有一些是干部们吃了.我嫂子是民办教师学校离公社很近,干部们经常把搜来的米还有加工过的淹菜,干菜,泡菜,半夜里到她们(两人)那里去煮着吃. 我嫂子也跟着吃了许多次.虽是偷偷的,我嫂子说起来除了无奈外,还带着几分得意呢,毕竟比别人饱一点点嘛..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