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1968初去铜川的日子  

2010-02-03 16:2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68年正月底,从老家返回到西安. 因朝邑农场武斗后不安全,没敢回场.回家时带的全国通用粮票又花完了,没有饭吃了.只好跟小李去铜川她家.当时我是实在没有办法,很不情愿的.虽然我俩关系她家同意,但正如后来她爷所说“没结婚不是亲戚,我要知道是这样,我用拐棍敲他腿”.但那是非常时期啊.

    她们家住在柿树沟公房,文革中己更名东风新村.那是一大片矮矮的平房.他爸在焦坪上班没在家,一家五六口人,住的连灶房不到20平方.住的地方实在太小又靠着灶房在路边圈起来一块盖了个小灶房,这小灶房的沿墙就只有一米四五高了.原来的灶房就住人了.周边邻居家差不多都是这样,有的家还十来个人,我到她家后,她们就把原来小灶房的位置给了我,里边有一些东西,刚放下一块床板.这套房现在还在,她小妹子住着,喊了几年柝迁还没有动工。,70年代中期,我和他大妹子两家人都回铜川团聚时,大年三十晚没地方睡觉,当时没电视,只能干坐一晚.幸亏她大妹子家也在铜川.大年初一就回去了.后来靠后墙又圈了一间房,地方大了,可两边窗户都堵住了,大白天如关起门来,大屋就一片漆黑,要开电灯了.

    我在铜川,一天基本上无所事事.闲得很了就上街转转.去战友家看看,我们连上,家在铜川的人也不少,这些人当时大都逃回来了.我也到这些人家里串串门.这些人家大部分是矿工,矿工虽工资比一般工人稍高,但家庭人口多,生活简陋.居住条件也和小李家差不多.也是没办法才让自己子女去农场的.那时矿工的工作相当危险,我们连上就有好几个人在矿难中失去了亲人.听他们说,一次矿难事故下来,几十具棺材摆在山谷排好,用推土机埋.当然那时候是不会见报的.

    我在街上游转时,常浏览街头的大字报.当时铜川两派212和219。它们的斗争也很激烈.小规模武斗也不时在一些单位发生.我记忆最深的是一解放军开枪事件,两派大字报说法细节上有出入.大致是一群造反派,(另一派说他们喝得醉薰薰的),路过一军区机关门口,见一解放军战士在站岗,就骂他们支持老保,发生了争执.这些造反派急了都围上来.没想到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解放军见势不妙,会突然开枪,给了一梭子,十多个人倒下了.好象是说死了七八个.这事告到中央文革.首长说妨碍解放军战士值勤,死了就死了,不要再说了.

    我去焦坪看了小李她爸,她爸是有些看不起我的.除了我的家庭因素,他看不上我这文质彬彬的样子.我们四个人(有小李大妹子)从焦坪回铜川时拉了一辆架子车,车上有两张床板,一付床头,一些木料.三人坐上边.他我还有一三十出头的贾大夫.轮流拉.从盘山公路下坡时,他把人吊在车辕上,双脚离地,把架子车飞速地往下放.只在拐弯处才用脚着地用力改变一下方向.我觉得这太危险,摔出去四个人不死即伤。慢了一点,老人家(快五十了),不高兴,又不好意思训我,把贾大夫训来训去.他看不起我,觉得他女子跟我不会受气,但过不了好日子.其实那时我几乎每年都能评上连队先进.66年评夏收积极分子时,我在连上获得提名.,小李所在班的刘班长在班上说我哥是黄埔系的国民党反动军官,结果他们班包括小李在内的六七个新工人都不投我票了,但余下的四五个除刘班长外的老工人还是投了我的票,我最后还是当选了.不过那时的奖只是一张奖状,毛巾茶杯而已.

    到90年代末,老爷子在我家养老,看到我的工资过千了,他女儿的工资还只有三百多.就说开小李.当时叫你好好上学你硬不上.现在挣的少了吧.小李是14岁初二时辍学去干临时工的,当时没经得他爸同意.但那时她爸一月只能给她们娘六(她们家姐妹五人,一人在困难时期吃野菜中毒,10岁时去世)30元钱生活费,她不去打工怎么活.再说那学上下去到高中毕业也碰上文革了.

   我在铜川小李家住了四十多天,从农场回来的人说,在军管组在两派间的斡旋下.农场的武斗己经停了,农场的粮油工资发放都趋于正常.好多人己回场。虽小李家不断买些私粮,但增加了两个吃匠,也吃亏空了.我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不顾她和她家反对,坚决回场.了。

   记得我是和我们连的小马一块回厂的,当时渭南汔车客运站还被造反派占领,不通车.我们是从西安坐火车到桃下在.候车室被臭虫咬了一晚,第二天跟着一个沙宛农民小伙一块步行回厂,有七八十里路,下午下雨了在那农民小伙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到场。算来己离场四五个月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