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行  

2009-08-03 11:0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年初冬,我场文革气氛紧张起来。两派造反组织,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和工农文革总会的斗争,由革命的打砸抢,到文攻武卫,逐渐升级, 大规模武斗一触即发.农场没人管事了,我得到了未婚妻小李同意.经济上咬咬牙,趁机回了一趟老家.这是我到西北后的第一次回家.

    在娄底站下了火车步行十来里,就到了南垅村张家湾的老家。我离家时爹娘还在,这时只有玉英嫂子带着孩子在家。我四哥划右派后又教了约两年书,因不堪忍受思想改造。自愿回乡种地,这时己去桂阳跟我姐夫学烧砖去了。我嫂子原是民办教师,因受我哥株连,也回家种地来了。张家湾这七八户人家变化不大,过了困难时期,还留下了我的两个长辈,法五婶和十二叔。都六十岁左右了,上这么大年纪的人,当时在我们村是凤毛麟角了。但他们当时还很精神.

    家乡的山水依旧,只是树少了,山头光了.48年,我从南京回家时,第一次感知了故乡面貌.周围山头上,林木稠密,一棵棵大松树参天屹立.,屋后的后堂山上长着许多明代以前的古树,几抱围粗..后来树渐渐少起来,合作化运动后,山上林木变稀得更快了.大松树一棵棵都不见了.只有我们后堂山的古树还留了下来,有人要买这些树.张家湾的老人们都舍不得.怕后人不旺.这次回家,这一山的古树也都没了,大炼钢铁时烧木炭炼钢了.这我59年回家时就知道了.但是多年来我睡梦中还经常出现在这些大树下和小伙伴们玩耍的情景.现在前后山上光秃秃的.记得小时侯山上灌木很深,怕藏匿华南虎,晚上不敢出门.我和小伙伴经常在山坡上砍柴,还挑柴去娄底镇上去卖,现在这儿的农家己经缺柴了,要到一二十里外去担煤来烧了.

    因为我妈为人善良,爱帮助人.我小时又纯朴听话..我儿时在张家湾是很受到大人们宠爱的.我清楚地记得,小时爱吃猪大肠,谁家杀猪都要送给我一小节.这次我与乡亲们久别重逢都倍感亲切.乡亲们神色依旧,只是苍老了些,我却长大了有了工作了,不再是己前那个带点傻里傻气的毛五伢子了。但是我没有了父母,他们比我年长,在他们眼里,我还是那个毛五伢子。五婶子,满南八哥,良八嫂子等人,都邀我过去坐。尽管当时过日子还是都很困难,他们都搜集了些好吃的来招待我。使我很不好意思,却又盛情难却.十二叔更是不知从哪里弄来了米酒,喝酒时听说我己有了对象,回场后准备结婚。有些不乐意,怕我以后难回老家。说堂客还是本乡本土的好,十二叔一定给你找个细皮白肉的。叫你满意。

故乡行 - 周湘1941 - 周湘1941的博客     亲不亲,阶级分,这在当时报刊,广播宣传上是一句很流行的话.但在这儿似乎不成立了.当时我们家正倒霉.父亲被管制到死,哥哥又是右派,反革命.张家湾的乡亲可大都是贫下中农.他们文化层次低,但憨厚纯朴,那时代机关单位的一些人,总想借政治,借运动,借领导者的好恶,来整旁人的黑材料,造谣中伤,打击别人,抬高自己.捞取政治资本.他们不是这样,他们自食其力,唯一的希望就是日子能过得好一点,在当时也就是能吃一顿饱饭.他们不歧视我们家,不歧视我.,是把我当自己人看的.还是一句古话说得好,美不美,乡中水.亲不亲,故乡人.这些人不认阶级斗争.只以他们自己的标准来确定好人,坏人.我非常感谢他们,至今又四十多年过去了,他们中的多数人己经作古,健在的也七八十岁出头了.但是他们的音容笑貌还一直保留在我的记忆里.

     当时生产队正值收第二季水稻,我嫂子在场上晒谷.我顶替她上工,我四哥任性,脾气不好。她是受了许多苦的。这时她白天在队上干活,照看小孩,做家务。晚上等孩子睡了,还要纺棉花到深夜。孩子们三四岁了,只能让他们自己玩,他们没零食,有时也要挨饿.大人上趟街带回两个糖包子就是他们最大的享受.如今这两孩子都是教育战线的骨干,十来年前就破格取得高级级称,如果让那时代延续下去。我哥的右派身份他们是不可能受到高等教育的。大概当农民也要低着头吧。

     我抽空去看望了大姐,她很忙开家庭幼儿园看孙子。己有些老态了。她在涟钢工作的三儿子颜耀华,带我参观了涟钢。我和南桂去了母校思乐完小。看望了自己熟悉的老师和校园。在刘灌仁老师处看到了我小学毕业时的班级照片。认出了大部分同学却几乎找不着自己了。

     南桂是我小学的同班同学,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兼棋友,家又同在一个生产队。他谈起乡亲们这些年的苦,最困难时,每人一月口粮只有七八斤谷 。山上能吃的树叶都被小学生採光了。老人们一个个相继去世.........。我也第一次说了心里话,对当时还在继续宣扬的三面红旗提出疑义,说没有也不可能有什么连续三年全国性的自然灾害,是合作化,人民公社来得太快了。也为那个为民请命的彭不平,这些话现在可随便说,但那涉及到那个戴着大救星光环的神。当时如被人揭发了,是不杀头也要判重刑的。

      我和嫂子去观音山祭拜了父母的坟,我爸死时.还是吃公共食堂,白天干跃进,晚饭后埋人.因金井打得浅我大姐还和队长吵了一架,后来挖深了些.饭吃不饱呀.我妈去世时公共食堂己解散,我四哥和两个姐姐处理的丧事.虽在困难时期,还是简单地做了道场,照老家风俗下葬.坟头没碑,我请人打了两块.我叫来了儿时的伙伴周伯玉,周光华.我们三人从四五里外的周家坳上,把两块一二百斤石碑抬上了坟山埋好,花了两个大半天时间。他们两人给我帮了大忙。

     在老家我住了不到一个月,要做的事己做完.接小李来信,说我走后不几天,我场就爆发武斗,她跟着造司1000多人被围困在南寨子丰图义仓的城堡里,对方是工农总会,和它们请来的兰田八八等组织的武卫队.双方枪战十多天.都死了好几个人.他们挖地道利用黑夜突围出来.突围时有一母亲怕孩子哭出声来,硬把奶头堵塞孩子的嘴,把孩子都闷死了..现她己回到了铜川家中.让我尽早一点回场,于是我进行下一步行程,辞别了嫂子和众乡亲,去桂阳看望我四哥和青姐一家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872)| 评论(1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