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湘1941的博客

一个老人所回忆的真实故事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教师岗位上退休.从小躲过日本飞机,避过战祸,抗美援朝捐过飞机大炮.学生时代炼过钢,筑过路.参加过整社.后来去山区落过户.工作后当过农工,四不象的军垦战士,最后当了二三十年的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二哥的回忆  

2009-03-09 15:3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6年春,我随母亲来到了南京, 见到了在国防部抚恤处工作的二哥。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当时小弟的我还未满五岁。而我二哥已经是有战争历练的年青军官了。

        他文化程度不高,完小毕业时,品学兼优。族上要出钱保送他上中学,为思乐周氏争光。我爸死活不同意。因我大哥当兵离家早,家穷要人帮着做农活。后来他考黄埔军校时,还跟我舅补了二个多月的初中课程才考取。

        他军校毕业后,参加了远征军,在云南,缅甸,印度等地对日作战。出生入死,屡立战功,三四年间从见习排长升到副营长。抗战胜利前夕,他被营长控告私放逃兵而被关押。由于证据不足,又有湖南黄埔系的力保,军事法庭没有给我哥处分。只是他也因此离开了前线,来这抚恤处任上尉科员。

 

二哥周悌先 抗日远征军

1944年摄于印度

二哥的回忆  - zhouxiang1941 - 周湘1941的博客

 

       我们见面后,我哥把家安在太平门外的蒋王庙,每天他上下班有单位车接送。节假日他也领我和妈妈出去逛街游览。闲了教我读书练字。日子过得和祥安静。在这当时首都的两三年间,有两件事我印象很深。

       一是查找到了大哥讯息。大哥所在部队遭日本人突然袭击,几乎全军复没。突围出来的人中有人见我大哥负了伤,还在逃命。我二哥心中燃起了希望,登报寻找,天天等惊喜出现,但失望了。最终办回来了一纸荣哀状,记述着国军准尉周玉先1937年在河北沧州抗日阵亡。。。。

      这张印有青天白日徽的证书,在解放初还用上了。人民政府承认了我家的烈属身份,还有过几次慰问。后来不行了,再后来只好把它烧了。

        二是有一天我二哥回家,对我妈说蒋介石接见了他,并有一段笑话。原来接见是老蒋拿着抚恤处的花名册一个个点名握手,点到我哥时叫周悌光,没人答应又大点声叫周悌光。我哥反应过来赶紧敬礼,报告委员长,我叫周悌先。原来先和光的草书非常相似,老蒋看错了。说了声对不起后,又继续程序。

        48年秋天,内战形势吃紧。我哥不得不把我们送回乡下老家。49年初他回家结婚,几天后带嫂子走了。50年春他回家了。原来他随抚恤处留守人员在重庆起义。不愿留下工作,,回乡作农民不想再卷入内战了。当时他从船上带回大米,说服了嫂子,帮家中七口人渡过了夏荒。

        51年初县上招考教师,我两个哥虽上学不多,但考取了较好名次。先后被安排在母校思乐完小当教师。我当时正在这所学校上学。52年初我二哥被捕,原因只有一个,国民党军官。当时,在教师中抓历史反革命的事是屡见不鲜的,往往出了课堂,就戴手铐。抓走的大都是学生喜欢的老师。建国二十年后,毛还说文革是和国民党反动派长期斗争的继续。文革清理阶级队伍,根据公安六条国民党连级及以上军官也属于清理对象。幸好他只杀过日本鬼子,没直接和共军交过战,没血债。只获刑七年。抓判都没让家属探视。我妈为了再见他一面,在他押送路边的熟人家等了三天。这也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62年我妈去世时他虽已经刑满就业,但是还不得自由。

        67年武斗,我趁机回了一趟老家。我在岳阳下火车去看他,在候船室买票窗口下睡了三晚没买上票,只好步行70里生路,找着了我哥。在他家往了三天,还跟他一起干了几晌活。由于血吸虫病,他腹部巳积水肿大。当时他巳不是犯人,一月有二十多元工资,我嫂子和孩子也去了,但他还是反革命,对他们看管还是很严的。

        79年己回到老家的他开始上诉,很容易地从重庆旧档案中查到,我哥属起义人员,没有不良记录。很快就给我哥平反了近三十年的冤案。让他在大科中学当教师,不久他又被选为娄底市人大代表。但从青年到壮年的大好时光都在改造中渡过了。这些对他来说只是夕阳红了。

       85年第一个教师节,我被评选为大荔县先进教师,校长书记都鼓历我写入党申请书。但支委会投票2:3没通过。反对理由是去我老家外调材料迟迟不归,这明显是嫉妒或是我没巴结那几个支委。我写信给还是人大代表的他说,你们今天平反了。可受你们大半辈子的株连的我现在还在受。是的,光就找对象来说,好多女孩能看上我的人品长相,但是一听说我有这样一个哥,有这样复杂的家庭关系都远离了。将来要有孩子,他们的入团入党参军提干怎么办,都是要讲阶级路线的,重要的事,工作用人,是要政审祖宗三代的。叫他们也跟他爸一样低着头作人吗。她们哪会想到伟大领袖的继任者,会放弃阶级斗争为纲,会恢复高考,会实行改革开放呢。

       89年我和在湖南大学上学的儿子回了老家,又见到了我二哥,这时他早己退休在家。我们闲谈起人生的无常。他认为人生重要的是机遇,他去重庆参加抗日路上因事耽误了三天,差一天没赶上去延安抗大的汽车,只好后来上黄埔军校。而同去的我舅堂侄陈某某刚好赶上。解放后命运就有天壤之别。这能怪他自己吗?当时都是为抗日救国,谁知会卷入内战呢,后来又碰上这样一个时刻都在操心江山变色的不依不饶的主。我说也不尽如此,还有自己的决择,你49年要是去台湾,就不会受这么多苦,来看你的黄埔同学都中将了。是的,当时单位会给我哥去台机票,我哥积蓄刚好够给嫂子也买一张。两人可去台湾但没去,不是怕与“人民为敌”,是不愿和家人骨肉分离。但海外关系是那时代的大忌,他真去了,我就要更苦了。

      他的退休生活也很丰富,家务,种菜,练字,作诗填词,拉京胡。。。我看过他诗集,有些是在湖南黄埔等杂志上发表过的。他参与主编了长春花园楹联诗词。他的毛笔字也很有功底。乡里红白喜事过年过节写对联,请他人不断。他也很乐意帮忙。

回忆我的二哥,一个抗日远征军上尉的一生简记。 - 周湘1941 - 周湘1941的博客

 这是我二哥晚年填的一首满江红,是他对自己一生经历的感慨。我上学的年代反厚古薄今,我的古文古诗词是不行的。

      92年我得知他身患绝症,用暑假又回老家去看他,这时他巳在病床上了。我天天去医院看望这衰老的哥哥,想到他当年抗日战场上的飒爽英姿,劳改农场的蹉跎岁月,反革命帽子下的艰难做人,改革开放后的晚景夕阳红。想到和他在一起相处的短暂时光和长期的明信片相通。想到他现在还不知身患绝症,说病好了要去看他远走新疆的小女儿,路过陕西时要在我家多住些日子。我心酸真想大哭一场。真想大喊一声。

       我的好哥哥,我敬爱你。

        

       

        

  评论这张
 
阅读(1324)| 评论(2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